银粟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在镜中看到前任日常生活后,银粟山,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戴明月在去看医生前还做了个实验。

她出了趟门,去了商场,在每层楼的镜子前停留。

得到的结论就是,镜子异象不局限于在她家里出现,不管她身处何地,只要直视镜中,必然是何夕。

接下来就是去医院做个全方位的检查。

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她的身体因为这半年的调养,不仅没任何精神疾病,连贫血低血糖这种以前一直伴随的毛病都没有了。眼睛有点近视,可能还是假性近视。

心理医生说她可能因为马上要进剧组,心理上会有些紧张压力,让她平时劳逸结合。

戴明月坐在车里,迟迟没发动车,她看了眼车内后视镜,上面出现的何夕正在开车。

她应该在打电话,最后还露出了个无奈中带着宠溺的笑。

戴明月眼睛眯了眯,有些嫌弃地移开目光。

哪知一眼又扫到左视镜,上头出现何夕垂眸扫了一眼方向盘,戴明月从她的神情中读出一些落寞的意思。

不知怎的,戴明月忽然想见一见母亲,但她目前这状态根本不敢开长途,她出门时不知道车上的镜子也会出现异象,等她发动车子往后视镜看时才发现。好在医院离她住的地方也就十来分钟,她提着万分小心总算将车开到医院下面的停车场。

云山市离她现在呆的地方接近两小时的车程,她是肯定不可能再上路了,没办法,只好给小刘通了电话,让她将自己送回家。

小刘赶到时,戴明月坐在副驾驶闭目养神。

她轻敲车窗,戴明月醒过来下了锁。

小刘坐进驾驶位,看到她神色冷淡,一脸担忧道:“姐你身体不舒服吗,来医院怎么不叫我来陪着。”

“没事,就是来看看眼睛,配了副眼镜。”戴明月戴着墨镜,抬了抬下颌,“我定好路线了,你就开到这个位置,辛苦你跑一趟了。”

小刘连忙摆手,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

戴明月也没睡意,玩了会儿手机心血来潮打开前置摄像头,对着自己的脸拍。

上面不出所料出现的仍是何夕。

戴明月没了脾气,翻找出放手机的架子,将手机摆在车窗前,解放双手后,又拉了拉身上的薄毯,抱着手往后靠坐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小刘时刻注意着她的动向,见她打开前置摄像头,以为她是要自拍,哪知她又摆好手机,仍是自拍模式,难道是要录视频吗?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幕,惊得小刘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戴影后对着自己的脸,刚开始面无表情,随后又露出冷笑、嗤笑、挑眉、蹙眉、深思等神情。

小刘心中大为震惊,不禁感叹道,明月姐真是当之无愧的影后,每一个表情不仅做得十分标准,而且这些表情下裹挟的感情都十分具有感染力。

她在旁边感受得十分真切,单单是一个冷笑后向下垂的嘴角,配合上看似冷淡实则炽烈的眼神,完全能看出她所塑造的感情是十分矛盾的,决绝中带着深情,漠不关心的面孔下实则是实打实的在意。

小刘只在开车间隙观察戴明月,她最后才明白过来。

明月姐的成就不是仅仅靠天赋二字就能概括的,她对待表演这事上如此精益求精,就连在车上都不忘对着自己的脸练习演技,要是这些幕后的努力叫所有人看见,不知道能吸多少粉,不过明月姐向来十分低调,更是不愿意在公众平台上分享私生活,时常被一些媒体用“高傲”、“不屑”、“不食人间烟火”等词来讽刺,但其实她私底下也没有网传的那种清冷疏离感,接人待物都十分客气温和。

小刘忿忿不平,但戴明月却是云淡风轻地说她不在乎。

就这样,小助理在心中千回百转,戴明月在一旁开着摄像头观摩何夕的一举一动,两个多小时也过得快了起来。

车驶入云山市滨江路的一处大平层住宅区。

戴明月在车上给小刘订了酒店,让她明日再来接自己回住所。

小刘笑盈盈地答应了,带薪休假这么好的事儿谁不愿意。

戴明月来时已经给母亲打过电话,电梯直达入户,大门是开着的,阵阵肉香从厨房里飘出来。

坐在客厅里的梁韵思率先看到戴明月,她脆生生地喊了声姐,又蹭蹭跑过来给了她一个拥抱。

戴明月回抱了她一下,取下口罩淡笑道:“没上学吗?”

梁韵思嘟了嘟嘴,撒娇道:“姐,今天周末呀,上什么学。”

戴明月失笑,她这两天过得浑浑噩噩,有些忘了天日。

周女士穿着围腰从厨房出来,笑得眼眯起来:“明月到啦,坐下歇歇,再等会儿咱们开饭。”

戴明月往屋里看了眼,随口问:“梁叔没在?”

“他有酒局,不用管他,今晚咱们娘仨好好聚一聚。”说完周女士哼着歌往厨房走去。

戴明月每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工作忙碌外,还因她觉得这里其实算不得自己的家。自从父母离婚后,她与母亲搬离了原来的住所,后来母亲再婚时她已经高中毕业,所以她也没再跟母亲住在一起,只是偶尔回来看看。

梁韵思拉着她坐到沙发上,凑上前神秘兮兮地问:“姐,你谈恋爱了么?”

--------------------

共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