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粟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在镜中看到前任日常生活后,银粟山,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他脸上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惊诧的表情,戴明月有些失落,她谢过小哥,没让他把镜子带走。

这镜子是“第一案发现场”,她得留着,在这上头找“真相”。

现在她几乎可以确定,只要跟自己对视的镜子,里头就会出现何夕,但在其他人眼中一切都是正常的,镜子里没有何夕只有她。

这样显得她更像是患上了精神疾病,不行,她得去预约心理医生看看。

--------------------

自拍

何家别墅。

何夕下楼走到花园中,蹲着打理了会儿花圃里的花,就听见一群人坐在亭子里开怀大笑,这些人里头有郑女士的闺蜜好友,也有亲姊妹。

郑女士见女儿在花圃中,便笑着冲她招手。

何夕只好放下手中的剪刀,款款走过去,一一对亭子里的阿姨们打招呼。

闲聊几句后,有位打扮时尚的阿姨拿着手机读道:“我刚刚在热搜上看到戴明月绯闻了,说‘戴明月与秦时共现街头疑似约会’。”

一位穿着旗袍,气质绝佳的阿姨满脸惊讶,急道:“啊,真的吗真的吗?我女鹅谈恋爱了?我看看热搜。”

看过照片后,旗袍阿姨轻嗤道:“这男的笑起来露出一排大白牙,看上去好憨,而且这不就是俩人挨着站在一起说话吗,哪儿看出恋情了?这些狗仔惯会断章取义、捕风捉影,我女鹅独美好吧。”

时尚阿姨略一抬眼,看着一旁默不作声喝茶的何夕,笑道:“我记得夕夕跟戴明月走得近,要不你帮咱们几位阿姨要个签名照啥的吧。”

何夕喝茶的手一顿,她扯了个极淡的笑:“经年旧梦,我与她早没了联系。”

郑女士在一旁打圆场:“嗐,这都多少年前的事啦,两人现在圈子不同,没联系也正常。夕夕,你去把何晚喊下来,这孩子怎么还在楼上呆着。”

何夕颔首,与各位阿姨道别后进了屋。

身后的阿姨们又开始讨论起戴明月拍过的剧。

“我挺喜欢她拍的那部《生生不息》,看得我眼泪止不住地流。”

“那都是七八年前的电影了,她去年拍的那部悬疑剧,饰演的竟然是大反派,用网友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不像是假的,建议查查。这姑娘演技太好了。”

“那当然,我女鹅专业的好吧。”

······

何晚叠腿坐在沙发上,见她冷着脸走进来,调侃道:“被催婚了还是被介绍对象了?”

何夕淡淡看她一眼,不想跟她贫,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点开热搜榜。

看了眼照片上面的一段字,她面无表情点开高糊照片。

照片里应是在一条街道上,只看到戴明月穿着白色t恤跟牛仔裤,整张脸几乎被口罩挡完,她旁边站着秦时,两人挨得近,秦时就戴着个鸭舌帽,侧头正跟她说话。

何晚见她看着手机一动不动,不觉好奇,挪过去了些,歪过头问:“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何夕倏地息屏,冷冷看了她一眼,站起身离开。

何晚被迁怒得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她愤然离去的背影,掏出手机刷了一圈,看着热搜榜总算恍然大悟。

第二天下午,何夕约了朋友在咖啡厅见面。

来人是市局刑侦支队队长赵明婕,也是何夕大姨的朋友。

赵队长一坐下后喝了一大口咖啡,看了眼何夕,问:“有啥事尽快说,半小时后我还得回局里。”

何夕拿出手机,给她看了茄子app。

赵队长瞥了眼图标,挥手道:“甭看了,我知道这app,咱们市里最近有好几个来报案的都下了这玩意儿。”

何夕探究地看向她。

赵队长将咖啡一饮而尽,爽快道:“这样说吧,这就是个借助淫秽涩情信息的流量推广赌博的网站,剥开涩情这层外壳,底下就是赌博,好从中抽取赌资提成及广告引流费用。按照里头的指示点击下载过去,那些赌博平台全都打着官方认证、平台担保、正规博彩的幌子,目前咱们局里已经成立了专案组,被上级有关部门确定为省督、部督案件。”

她看了眼何夕,眼神犀利,问:“你从哪儿知道的这软件?没去下载充钱什么的吧。”

何夕只说是一个朋友发给自己看了个换脸视频,心里好奇才搜索到的,只有截图并没有下载。

赵队长打开截图,看到上面的换脸视频标题,这才明白过来,她下了个国家反诈中心app,把手机还给何夕。

她带着调侃意味地笑道:“敢情是还没放下呢,我帮你下载了个反诈中心,以后少去猎奇这些玩意,我可不想看到你人财两空来警局报案。”

何夕忽略她的调侃,接过手机后道谢。

赵队长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行了,我这忙里偷闲还出来喝了杯咖啡,该回去了。”

何夕站起来送她,她拍了拍何夕的肩,语重心长道:“人生没几个过不去的事儿,你要实在放不下,再试试也无妨。”

说完,赵队长去前台拿上给小崽子们带的咖啡就出了门。

何夕坐在椅子里,她往后靠着,脸掩映在绿植后,神色晦暗不明。

若说云泥之别只是身份差别,那年少时的懵懂莽撞就是一条不可逆行的时光洪流,她们二人在洪流中早已渐行渐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