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小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七抱一下怎么了?以后还得骑他呢,(修仙np)我只是馋你的身子,谁家小囡,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隋玉有些震惊,转头去看洛停云。厉害啊医生,不但治好了患者的外伤,还额外赠送了恢复记忆的疗效。洛停云站在墙壁前,轻声道:“还记得昨晚的那个魂魄吗?”隋玉点头,朝他走过去:“我知道,他就是在这里消失的。”墙角的鲜血还没干,那是妇人额角磕破留下的。洛停云修长的手指轻扣墙面,泥土哗哗剥落,烟尘散去后,一副枯骨显露出来。汉子看到那副枯骨,神色僵硬。妇人却飞奔过来,将那枯骨从泥土里抠出,紧紧抱在怀里,泪如雨下。那是具小孩枯骨,五六岁模样,尚未长成,稚嫩青涩。洛停云的剑铮然出鞘,稳稳横在汉子脖间。汉子急忙摆手:“不是我!不是我!”隋玉脑海中响起柯南的bg,手朝前一指,摆出经典pose:“夫人这么爱阿宝,怎么可能害死自己的孩子?肯定是你利欲熏心,为了钱财,杀了阿宝!”汉子继续摆手:“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是三娘!其实真正杀死阿宝的是三娘啊!”洛停云看向地上哭的泣不成声的妇人,眉头微微皱起。隋玉一脸看你狡辩的表情望着汉子。汉子满头大汗:“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你们了。三娘守寡早,一个人把阿宝拉扯大。我是他丈夫生前好友,在朋友过世后看他们孤儿寡母可怜,就经常接济他们。在阿宝五岁的时候,村里来了个卖货郎。阿宝看上了个木偶娃娃,哭闹着要买。三娘当时没多少闲钱,拒绝了阿宝。阿宝不乐意,拉着三娘的袖子闹。三娘心烦,顺手将他甩到地上。坏就坏在,当时地上正放着柄犁地的钉耙。阿宝的脑袋磕在钉耙上,当场就气绝身亡了。三娘不肯接受自己杀死了亲生儿子的事实,精神状态一直不好,后来发了场癔症,将这件事忘却了。”隋玉点头:“因为悲伤过度而忘记自己杀害亲生儿子的事也是有可能的,心理学上叫做选择性遗忘。”“嘻嘻。”旁边传来不合时宜的笑声。隋玉不敢置信有人敢质疑自己作为名侦探的判断,立刻望过去。只见被人遗忘在角落的假阿宝正歪着脑袋,唇角弯起,朝隋玉露出个可爱笑容。隋玉这才反应过来还有另一个阿宝的存在,质问汉子:“墙里的是真阿宝,那这个阿宝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不成你在滴血验亲的时候造了假?”

汉子忙道:“没有造假,没有造假!他确实是三娘的孩子。”“咦?”隋玉摸下巴。假阿宝笑嘻嘻走到三娘身边,扯了扯她的袖子:“阿娘。”三娘却猛地一把推开了他:“别碰我!我不是你娘!别碰我。”她神情瑟缩,像是不敢看阿宝,只紧紧抱着怀里的枯骨,身体微微颤抖。假阿宝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阴郁。隋玉吃惊于这个八岁小孩变脸的速度。假阿宝呢喃:“娘不要我了,娘不要我了。也是,娘很久之前就不要我了。嘻嘻。”在那声诡异的轻笑落地前,洛停云猛地上前,揽住了隋玉。隋玉只觉耳边烫意袭来,一股灼热的气息擦着面颊,直击向地面。隋玉只觉心脏砰砰作响,耳中嗡鸣,根本顾不得研究刚刚发生了什么,心中只一个念头。来了,来了,肢体接触来了!洛停云果然还是主动触碰了自己,哈哈,她就知道!下一秒,隋玉反手抱住洛停云的腰,仰头:“师兄的腰好细好软,要是能这样抱一辈子就好了。”一种奇异的绯色迅速从洛停云脸颊蔓延到耳朵,继而连脖子都变红了。不管这种转变合不合时宜,洛停云确实是……害羞了。隋玉新奇的看着男主像煮熟的虾子一样变色,不妨后脖颈被啄了一下。赤朱被刚刚的热浪吓醒了,刚从洛停云袖子里钻出来就看见这女人臭不要脸的抱着主人的腰,还说那样臭不要脸的话。它简直气坏了,上嘴就是一下。见隋玉还不松手,赤朱气的翅膀颤抖,又俯冲着狠狠啄了下她的脖颈。“哎哟。”隋玉捂住后脖颈,不情不愿的松开搂着美人的手。“啾啾——”赤朱尖叫起来。隋玉差点被高分贝噪音震聋,捂着耳朵无语:“不就是抱了一下吗?至于这样?”要是以后被这厮看见自己骑它主人,是不是得叫破喉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浓情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动机不纯(骨科sp)

这就奇了怪了

爱不止息

路不平就躺下

绣昼(大叔萝莉)

乱花迷人

衣冠禽兽

黎明破晓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