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小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六是你杀了我的阿宝,(修仙np)我只是馋你的身子,谁家小囡,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汉子一把抢过,拉住妇人就去抢她袖袋里的钱:“总说就这些,我知道你有藏私,快拿来给我!”那是妇人仅剩的伙食费,哪能让他拿走,两人缠斗起来。汉子心气上来,脸红脖子粗,怒道:“你家阿宝走丢,是我帮你找回来的,现在要你几个钱,你还不愿给!”说罢,猛地一推,将妇人掀翻。洛停云再看不下去,一剑鞘敲在汉子后脑。汉子差点没当场去世,捂着被敲破的脑袋,知道是个不好惹的,拎着抢来的钱袋,慌不择路的跑了。隋玉将妇人扶起,她脑袋撞上墙壁,鲜血流了一地。阿宝从里屋跑出来,看到这一幕,吓得傻了。“没事,你阿妈没事。”隋玉对阿宝一笑。她自认为温和的笑容让阿宝又打了个哆嗦。“师兄,你可有救人的法子?”隋玉于岐黄之术一窍不通,只能求助洛停云。洛停云点头:“区区外伤而已。”就是这“区区外伤而已”耗费了储物戒里的半数草药以及大半夜的时间。隋玉黑着眼圈问:“师兄,确定医好了吧?”洛停云脸颊微红:“嗯。”隋玉瘫进被褥里:“我在这里看着伤患,你去跟阿宝睡吧。”洛停云看着一秒入梦的隋玉,不太相信她能在伤患需要帮助的时候醒来。两人勉强在寒舍休息了一晚。第二日,洛停云起得很早,到隋玉屋里查看。隋玉睡得四仰八叉,床上已不见了妇人的身影。“圆玉。”洛停云唤。隋玉眼睛睁开一条缝,入目一张俊脸,她翻了个身,将俊脸屏蔽在外。洛停云无奈:“说好的看护伤患,伤患去了哪里?”隋玉嘟嘟囔囔:“她去做饭了。你昨晚睡得好吗?”洛停云沉默片刻:“阿宝总是踢我。我有一种感觉……他是故意的。”隋玉笑醒了:“你不能这么揣度一个孩子。”“两位客人,起来吃饭了。”妇人热情的声音在外面叫道,听中气应是恢复的不错。隋玉翻身起床,端详了洛停云片刻,欣赏完美色才懒洋洋踱步进了堂屋。

“清粥小菜,简陋了些,希望不要见怪。”妇人在盛粥,目光微转,看到另一个房间走出来的人,脸色神情大变,手中粥碗落地,摔了个粉碎。隋玉疑惑看去,阿宝刚睡醒,也被阿妈的举动吓得呆住。“你是谁?”妇人厉声道。阿宝几乎要哭出来,不明白为什么睡了一觉,醒来阿妈就不认识自己了。隋玉凑到洛停云身边,小声问:“莫不是把人家脑子治坏了?”洛停云坚定:“绝无可能。”隋玉走到阿宝身边,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夫人说什么呢?这是你家阿宝啊。”妇人激动起来,眼神有些疯狂:“不,他不是阿宝!他不是我的阿宝!”隋玉呆住,无措的望向洛停云,眼神示意问他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男主无证行医把人家脑子治坏了,她不会被连带问责吧。“您先冷静……”“三娘!三娘!我赢钱了,哈哈!我终于赢钱了!”听到这声爆喝,隋玉知道昨晚那酒鬼又来了,叹了口气,真是乱上添乱啊。汉子赌了一晚,下巴上生了一圈青色,他晃着手里的荷包,兴奋的朝妇人展示:“三娘,你看!钱!我赢钱了!”妇人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只恶狠狠的看着阿宝,口中喃喃:“你不是阿宝,你不是阿宝。”汉子听到她的话,愣了一下,下意识反驳:“他就是阿宝!”“不!你这个骗子!”妇人像是发了疯,朝汉子身上捶去,“这根本不是我的阿宝!”汉子躲避着她的捶打,口中道:“他是阿宝!当初你们滴血验亲过的,他就是你的孩子!”“滴血验亲……”妇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打了个哆嗦,脸色变得青白。汉子见她平息下来,添油加醋道:“对,你们的血融到一起了,他确确实实是你的孩子!”妇人猛然抬头:“但他不是阿宝!阿宝死了!他已经死了!是你杀死了他!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汉子脸色霎时灰白,他嗫嚅道:“你……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杀阿宝!你这疯子,你记错了!”妇人捂住头,崩溃的尖叫:“不!我没有记错,就是你!就是你杀了我的阿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浓情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动机不纯(骨科sp)

这就奇了怪了

爱不止息

路不平就躺下

绣昼(大叔萝莉)

乱花迷人

衣冠禽兽

黎明破晓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