貘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1于是她从楼上跃下没有网接着她,吃垃圾的人,貘斯,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从切断脐带的那一刹那起,孤单的个体就诞生了。

面对这个广袤的未知世界,他们惊惶失措、无助大哭。害怕寂寞的人们尝试用蛛丝搭建桥梁,一边祈祷它足够稳固,一边又迫不及待摧毁它。

在这种矛盾中,蛛丝联结成了蛛网,粘连着众人。

黑洞洞的房间里,十四英寸的电视机是唯一的光亮。它在卖力地喧闹。各种人声、乐声、笑声透过不停闪烁的屏幕,渗入不见底的幽静黑暗,一去无回。

屏幕里的人在开怀大笑。森冷的目光审视一张张扭曲的脸。他们是快乐的吗?应该是吧,否则他们为什么要笑呢?但他们有什么可高兴的呢?

斑驳的屏幕抻面似的不断变化,变得更长、更宽、更大,又更窄、更小、更薄。唯有屏幕发出的莹白光芒一如既往地照亮麻木的眼,不曾改变。

花花绿绿的信息从女孩的眼球上滚过,长长的尖锐美甲在坚硬的屏幕上敲出“哒哒”的响声,像是在一下下地敲着木鱼。她沉迷于忍耐无常莫测的枯燥,好像这样就一定能获得某种奖赏。

“叮铃铃~”

她等来了她的“回报”。

枯槁无神的双眼难以置信地瞪大,撑得滚圆,仿佛两颗死鱼的眼珠。屏幕的莹莹亮光将她的脸色刷得惨白。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疯狂戳敲屏幕,质问如骤雨的雨点劈头盖脸地落下。

“咕~”短暂的气泡声提示她消息发送成功。

“视频邀请已被对方拒绝。”

“快接电话!”

“咕~”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咕~”

“咕~”

“咕~”

“咕~”

“咕——”

女孩捂住隆隆作响的肚子,扁了扁嘴。

这是她节食减肥的第六天。今早称过体重,92斤,微胖。按照她165米的身高,她要减到86斤才不算胖。

狠心屏蔽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图片,首页重新被各种身材标致、穿着时尚的精致丽人占领,就像回到了熟悉、亲切的窝。

横插进屋内的楔子被拔了出去,私人领地被随便入侵的被冒犯感和焦躁消除了。她的情绪平复些许,甚至还因为动动手指头就驱逐了不善的来客、重新掌控属于她个人的空间,以及拒绝了妨碍她自律的恶魔的蛊惑,升起一股微妙的洋洋得意。

可是……

她看向立在桌面上的化妆镜。镜中的她面黄肌瘦,肤色暗沉且不均匀,大大的深色眼袋垂在眼睛下边,活像只哈巴狗。

“唉——什么时候才可以像她们一样好看呢?”

她拿起化妆刷和粉盒,敲敲打打,熟练地遮住额头的痘痘,特别在眼周多涂了些遮瑕。

用比她的肤色白上两个色号的粉底将脸严严实实地盖住,鼻翼、颧骨、两颊打上浓厚的阴影。选出最能让眼睛看起来水灵灵的美瞳,一层层堆叠出复杂的眼妆。粘上夸张的假睫毛,最后抹上能让嘴唇看起来娇艳欲滴的鲜艳口红。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架好手机,摆好姿势和表情。一连拍上几百张,再留下一张最满意的。

启动p图软件,微圆的娃娃脸修成和网红一致的锥子脸,用液化工具推出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最后再加个磨皮和滤镜。

点击发送。

“宝宝,我又拍了新的照片,有没有看呀?你是第一个看到的哦~这次稍稍尝试了有些成熟的风格,妆容和穿搭会不会太大胆了?哎呀好怕怕呀~”

指肚放开空格键,气泡打包好满载情愫的思念,飘了出去。

过了半个小时,对方回道:“好看。”

简洁的两个字,女孩却如获至宝。

“那宝宝可以批准我发到主页上去嘛?求求你啦~”

又过了五分钟,对方回复:

“可。”

“别发语音了。”

“嗯嗯,不打扰宝宝打游戏了~宝宝加油!”新做的长美甲不太好按手机屏幕上的键盘,她花了点功夫写写删删才敲下这几个字。

虽然生活里确实有些不便,但她并不打算把美甲卸了。这可是当下最流行的款式,很多大网红都在戴。

它的价格也有点小贵,她咬咬牙才去做了一整套。幸好她在节食,不需要很多钱买饭吃。刚戴上没两天就要她卸掉,她可不干。

既然那么多人都在戴,也没人站出来抱怨,那就是没问题。

习惯一下就好了。

这罪只有潮流人士才得受着。这样一想,她的心里不禁油然而生出自豪,连敲击键盘的“咔哒”声也轻快许多。

上传图片,搭好配文,点击发送。接着又是等待。

哒、哒、哒……美甲刮擦屏幕。

哒、哒、哒……为什么还没有评论?是这次的照片不好看吗?还是网太慢了?

哒、哒、哒……返回首页,五彩缤纷的图片、纸醉金迷的生活都如过眼云烟。

哒、哒、哒……哒、哒、哒……一遍又一遍重复刷新页面的机械动作,最新的首页永远光鲜靓丽,永远热闹繁华。

而她的小窝……

“叮——”页面顶上弹出消息框,“有人赞了你的动态。”

她眼睛一亮。

不多的人气陆陆续续地聚了起来,底下也有了评论:

“女神下午好!”

“啊,看到女神最新的美图,我的人生又有了意义!”

“女神穿嗨丝好性感!我舔舔舔!”

她心满意足,嘴角如猫尾巴似的越翘越高。

“你也好捧心心”她回复道。

“哈哈,谢谢你的喜欢~”

“不可以舔!只有亲亲老公才可以舔扭头哼”

“老婆,我就是你的亲亲老公哇!”

“你放p,我才是!”

“都不是哦,你们不要乱说,别让我的宝宝吃醋。他超爱我的!害羞合照”

“……这是从哪个河里爬上来的?”

“女神你踹了他跟我吧,我头发比他多。”

“你们都是在嫉妒我家宝宝!他明明很帅!而且他很温柔、心地善良,对我也好!”

眼看评论区越发控制不住地歪向她不愿看到的方向,她一气之下将几个活跃的账号拉黑了。

但没过多会儿,几个没有头像没有名称的小号雨后春笋般地长了出来。

“臭婊子,居然敢拉黑老子!老子看你发的图是给你面子,你居然这么不识好歹!”

“笑死,是谁因为嫁给只河童破防了啊?”

不是的……还没结婚,只是在谈恋爱……唇上的口红被牙齿刮花,又涌出新鲜的红色浆液试图修补残缺,两种不同的红色却将干涸的唇瓣染得更加狼狈。

鬼使神差地点开聊天软件,精致的美甲悬空半晌,写了又删。斟酌许久,她才点了发送。

“呜呜呜宝宝,你的亲亲宝贝被骂了,好委屈,要一个宝宝的抱抱才能好哭哭”

他这次倒回得很快,“那就别发了。你那本来也不是什么正经工作。以后我养你。”

她心满意足。

“你曾经跟我说过,说你养我,难道都是假的吗?”

“咕~”

自虐般地反复点开男人发来的合照,本应属于她的位置站着一个长相温和的女人。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秦府淫事

没有名字

公子

狐狸酱

若得他垂怜

瑶琴几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