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木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在脏乱的巷子里doi(微),当阴郁受强制窝囊校草攻,酒木槿,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容佑是个alpha,但因为家境贫困,他自幼营养不良,直到成年,他的身高也才长到一米七二。

在这个alpha平均身高一米九的世界,容佑因为身高,不知被多少人嘲笑欺负过。

雪上加霜的是,他在十七岁的体检中,又被检查出了轻度不举。

贫困的家境,从小被嘲笑,再加上不举带来的自卑,容佑逐渐养成了一种阴郁扭曲的性格。

容佑今年刚满十八岁,在都城第一高中读高三,但很不幸的是,他不仅家里穷,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刻苦学习的好学生。

之所以能进入都城最好的高中,也是因为他运气好,贫困生的名额刚好落到了他的头上。

自从上了高中,容佑就一直待在最差的班级里。

洛青澜,一个容貌极其出众的oga,家境优越,年级第一,虽然他188的身高在oaga中有些异类,但凭借着那张俊美的脸庞,他成功打败所有alpha,成为了都城高中公认的校草。

与此同时,他也是容佑的暗恋对象。

或者不能称之为暗恋,容佑是个自私贪婪的怪物,他只是幻想着把这朵高岭之花拉入泥潭中。

可惜洛青澜在高三的尖子班,容佑在高三最差的班级。

他们之间唯一的交集,就是刚好在高一的时候加入了同一个社团。

容佑也是在社团活动的时候才盯上了洛青澜。

洛青澜性格温柔,脸上永远挂着完美的微笑,在社团活动中,他总是会多加照顾性格阴郁不讨喜的容佑。

在洛青澜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容佑被邀请参加对方的生日宴会。

那天,容佑穿上自己最贵的一件短袖t恤,他不喜欢穿内裤,所以下身只套了件宽大的短裤。

他没钱给洛青澜买生日礼物,所以是空着手去的。

宴会邀请了很多人,容佑在里面很不起眼,但洛青澜还是注意到了他。

洛青澜特地过来和他打招呼,还送给容佑一个精致的发夹,将容佑过长的刘海夹到了一侧。

洛青澜不知,他笑得越是明眸皓齿,容佑就越想把他拉入深渊。

“青澜,我家离这有点远,今晚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容佑听到自己用嘶哑的声音哄骗着对方。

洛青澜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当然可以。”

过了凌晨十二点,宴会散场,洛青澜特地叫了司机送他们去容佑的家。

可容佑的家在很深的巷子里,最后一段路车开不进去,容佑是alpha,却十分不要脸地让身为oga的洛青澜送他进去。

洛青澜没有拒绝,司机想跟着,容佑立马替洛青澜拒绝了。

洛青澜没有多想,也让司机在原地等他就好。

就这样,洛青澜陪着容佑走进了昏暗的巷子里。

一路上,两个人相对无言。

直到路过一个拐角,容佑突然变脸,用力把洛青澜拉近了废弃的杂物堆里。

洛青澜惊慌失措地喊了一声,“容佑!”

容佑阴沉着脸,毫不留情地将人按在杂物堆中。

他动作迅速地撕开洛青澜的白衬衫,他的动作很粗鲁,衬衫的纽扣噼里啪啦地飞洒了一地。

容佑见oga还没反应过来,连忙拉下对方的裤子拉链,又扒下那条白色的四角内裤,低下头用嘴含住了那根疲软的阴茎。

“啊……!容佑……不要……求求你……”

直到阴茎被温热的口腔包裹,洛青澜才彻底慌了。

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长辈们从小教育他要远离不熟悉的alpha。

因为容佑的身高比他矮了太多,他似乎一直忽略了对方身为alpha的性别。

洛青澜很想反抗,可容佑浑身散发着桂花清香的信息素,他的身体很快就被alpha的信息素压制得失去了力气。

容佑嘴里用力吸着他的龟头,洛青澜内心惶恐,可阴茎还是不受控制地勃起了。

容佑吐出口中勃起后显得异常粗壮的阴茎,凶狠地说道:“我今天就把你完全标记,让你以后只能当我的oga!”

洛青澜眼眶通红,可怜地求饶,“容佑……求求你……放过我吧……”

完全标记,需要交配和彻底标记腺体才能完成。

这也就是说,容佑准备在这个布满灰尘的巷子里强奸他。

容佑假装听不到他的求饶,他低下头继续吞吐对方的阴茎,直到把洛青澜吸得只能发出呻吟,粗大的阴茎弹动着射出巨量的精液。

容佑没有吞下那些精液,他把嘴里的精液吐到手心,转手就涂到了自己的屁眼处。

他吃力地给自己扩张,洛青澜射得很多,精液很快就被容佑涂满了菊穴的里里外外。

洛青澜躺在破纸皮上,呆呆地看着容佑在自己的菊穴里插着三根手指,他看得入迷,等他反应过来,他刚刚射完精液的阴茎已经又恢复了挺立。

容佑给自己扩张了二十分钟,当菊穴能吞下四根手指后,他便将洛青澜按在纸皮上,抬着屁股把对方的阴茎吃进了屁眼里。

洛青澜一边呻吟,一边向容佑求饶,“啊……容佑……不要……”

他越挣扎,容佑就越兴奋。

他用骑乘的姿势,把洛青澜骑射了三回,而他自己,也在被插的过程中,潮吹了七次。

中途,他一边骑着洛青澜的鸡巴,一边逼着洛青澜把司机打发回家。

洛青澜拨通电话,果真没有求救,而是听话地把司机打发走了。

容佑奖赏地夹紧他的鸡巴,洛青澜呼吸不稳,好几次在说话时呻吟出来。

直到电话挂了,他才哀哀地说道:“容佑……这样是不对的……啊……!”

容佑听得不耐烦,扇了洛青澜一巴掌。

等他收回手,洛青澜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

洛青澜从小被娇生惯养长大,还从来没被人打过。

容佑见他一副难过地快要碎掉的样子,想到对方怎么说也是自己暗恋的人,于是又用力绞紧对方的鸡巴,低头吻住了那张形状姣好的薄唇。

黑暗的巷子里,他们交换了一个黏糊糊、充满性欲的初吻。

容佑抬起头,发现洛青澜一脸潮红,阴茎也在刚刚接吻时被他夹射了。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原来他们都在这毫不停歇地做了两个小时。

他含着一肚子属于洛青澜的精液,将对方按趴在纸皮上,张口咬住对方的后颈,将桂花味的信息素输入了可怜oga的腺体中。

彻底标记的过程中,洛青澜被迫进入了发情状态。

洛容被对方发情的信息素勾得不行,又晃着屁股将对方的阴茎吃进菊穴里。

他们在死胡同里一直做到了早上六点。

两人都是初尝情欲,到后面全都爽得失去了理智。

尤其容佑这个阳痿,难得体会到快感的滋味,简直像得了性瘾一样,疯狂缠着洛青澜做爱。

一晚上,洛青澜射了七次,攒了十八年的精液被全部榨干,最后射无可射,还在容佑肚子里射了一泡尿。

天亮后,容佑含着一肚子精尿,丢下还在熟睡的洛青澜,一瘸一拐地回了自己那个破家。

洛青澜只睡了一个小时就惊醒了,醒来后,他发现身边的人已经走了,内心顿时一阵空虚。

他身上满是腥臊的精斑,衬衫皱得像块抹布,纽扣不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