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八、喝酒,杀夫证道后我没能飞升,但枝,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正值早春三月,阳和方起,院里逐渐变得红情绿意,一枝浅粉桃花伸进打开的窗棂,与宋凛打了个照面。

今日休沐,不用去上课,宋凛醒后便起身洁面束发,坐在窗前煮茶练字,颇为自得其乐。

春风不时拂过,这个时节的风还透着凉意,不过却清爽,床幔被吹得飘荡,也把床上的人给渐渐吹醒了。

宋槐玉睡了许久不曾有过的饱觉,抱着被褥满足地蹭了蹭枕头,这才打着哈欠缓缓地睁开眼。他往旁边看了看,宋凛又不在了,但倒是习以为常,毕竟从前醒来能在床上看到对方的日子也并不多。

他没穿外袍,穿上里衣系好带子便踏着木屐下了床,径直走向桌案摆着的茶壶。

“该死的宋凛,一晚上连口水都没给我倒,嗓子都叫哑了,他是听不出来吗!”他一边倒茶一边自言自语,“这种不体贴的男人以后哪家姑娘会喜欢,活该独身一辈子!”

他将喝完的茶杯重重放到桌上,感觉风吹的有点冷,又开始骂宋凛不给他关窗户,简直没有眼力见儿,自私自利,不是个男人。

抹了把唇边的水渍,往窗边走去,穿过一道锦线绣飞鸟栖青竹的屏风,他瞪大了双眼——

“你怎么没走!”

宋槐玉惊得呆在原地,嘴唇微张半晌都没合拢。

“该死的?”

“自私自利?”

“不是个男人?”

宋凛捏着茶杯,笑吟吟地反问道。

他每问一句,宋槐玉的冷汗就流下一滴,等到三问结束,他恨不得抱着宋凛的大腿求饶,该死的,怎么这个讨厌鬼没走啊啊啊啊啊!

宋槐玉绞尽脑汁也没想出借口,只能老实认错:“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哦?玉儿错哪儿了?”

宋凛姿态闲适,执起茶杯送到唇边吹了吹,接着轻抿了一口。

错哪儿了?宋槐玉觉得自己一点也没错!他不过是说出了实话,怎么自己做了还怕别人说是吧!但心里想归想,嘴上是万万不能这么说的。

他干脆直接走过去坐到了宋凛怀里,拿掉对方手里的雪青色瓷玉茶杯,圈住对方的脖颈,亲了上去。

我给你把嘴堵住,我看你还怎么说我。

他亲的卖力,宋凛却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将他拉开,右手高高扬起——

宋槐玉心脏一紧,连带身子也瑟缩了一下,怯怯地瞪大眼看着宋凛。

那巴掌稳稳地落到的宋槐玉脸上,却是轻抚,“怕什么?以为我会打你?”

宋槐玉心中反问,难道不会吗?

但面上却摇摇头,“我只是没反应过来。”

宋凛是典型的睡凤眼,眼睛细长,大部分眼瞳被眼帘遮住,常常让人觉得倦怠而朦胧,他此刻盯着宋槐玉,缓缓勾起一抹笑,“是吗?”

话音未落,按住宋槐玉便倾身吻了上去,气息灼热,攻城略地。

男人宽大的虎口圈在宋槐玉细长的脖颈上,并没有用力。

但正是因为没有用力,让宋槐玉在强大的压迫感之外,还感受到了恼恨的戏耍和逗弄。

他张着嘴承受宋凛的唇舌,实在受不住了微微偏头想要躲避,却与大开的窗户外一淡黄色鸟儿对个正着,鸟儿圆溜溜的眼睛直盯着他,目光错也错不错,就这么看着宋凛侵犯他。

宋槐玉登时脸就红了,明知道这学宫内的生物都未开灵识,却还是有种被偷窥的错觉。

他拉着宋凛的衣袖,唇色绯红,不住喘息,“关…关窗……”

宋凛攥着他的手腕压过头顶,“闭嘴,不做到最后。”

说完又亲了上去。

最后结束时,确实没有做到最后一步,但除此之外宋槐玉的衣服几乎被脱了个精光,而宋凛还是衣冠整齐的模样,只微微皱了些。

中途那鸟儿不知为何,从栖息的树枝上飞到了窗台边,被宋凛皱着眉,一挥衣袖击飞至天边,不见了踪影。

午时刚过,宋凛就离开去帮夫子处理事务了,宋槐玉这才轻松下来,练字读书过得好不悠闲。

等酉时快到时,他换上了一身暮云色银丝暗纹墨竹晕染丹青长袍,玄色绦带束腰,底下坠着一块青玉竹雕佩,整个人显得俊逸利朗,十分倜傥。

他估摸着时间,在酉时前一刻钟到了千味楼,毕竟是请人喝酒,万一客人到了他还没到岂不显得失礼。

能进青云学府学子大部分都已经筑基,不太追求口腹之欲,但饮酒可算是癖好,因此学府内虽然饮食凋敝没什么花样,酒楼却开了好几家,其中又以千味楼最为受人追捧。

说是楼也不尽然,二楼是店家休憩的地方,真正对外开放的只有最下面一层,疏密错落地摆着几张桌子,回廊一样的布局,没有门窗,倚在两边就能看到潺潺流水,十分清雅。

宋槐玉坐下不久便等到了谢玄安——还有他旁边跟着的薛宴。

“你这可不像欢迎的表情。”

薛宴右手执扇,挑起宋槐玉的下巴,懒散地说道。

“请薛兄自重。”

宋槐玉烦得要死,偏头避开了折扇,向后退了一步。

他想的明明很好,邀请谢玄安一起喝酒,二人加深了解,微醺时慢慢吸引谢玄安,一来二去顺理成章得到对方的心。

是的,他想要跟谢玄安成亲,出身低微决定了他这辈子只能任凭他人欺来喝去,但这种日子他一秒都不想再过了,他想站在峰顶,想要俯瞰众生,想要获得地位权柄声望和无数的天材地宝,想要这辈子都不再做低伏小。

他受够了。

他见到谢玄安的第一面他就知道,就是这个人了。

长相优越,天赋出众,宗族背景一骑绝尘,最重要的是,有一颗赤子之心。

这样的人,是仁义君子也天真烂漫,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爱上他后不顾两人悬殊的出身反抗家中,他才能与之结契,合成大典。

薛、宴!

宋槐玉咬紧牙关瞪向对方,我到底何处得罪了你,你要处处与我作对!

“啧啧,眼睛都瞪红了,别瞪了,没想着让你请客,今日我做东行了吧?”

薛宴知道宋槐玉不欢迎他,可他还是要来,为的就是防止宋槐玉做些小动作,再说,若真是正经的感谢,多他一人又能如何。

“说了我请就是我请,不需要你假客气。”宋槐玉没好气地说了一句,然后对谢玄安说道:“玄安,这是他们的酒单,你看看想喝什么?”

谢玄安今日依旧是一袭月白锦袍,恰好和宋槐玉穿的同色系,接过酒单时二人指尖短暂相触,面上都没什么反应。

“我喝店里的招牌醉江月就好。”

谢玄安敛眸道。

“小二,来三斛醉江月!”

宋槐玉高声招来小二,将酒单递给了对方。

小二走后,薛宴不满地说道:“喂,你没问我想喝什么吧?”

宋槐玉是真的不想搭理他,但奈何对方是谢玄安的好友,真的得罪了他追求谢玄安就更难了。

于是含糊地回了个“嗯”,在薛宴质疑之前又补充道:“听说醉江月每日限量,饮之忘怀,喝过的人没有不交口称赞的,所以我就擅自替薛兄做主了,如此佳酿也想薛兄能品尝一番。”

他说话时看着薛宴的眼睛,这是从小养下的习惯,说完却见对方视线莫名躲闪,打开折扇摇了起来。

“咳咳…那我就原谅你的擅作主张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