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哥哥的放纵,【大总攻系列六】拿下亲哥哥,丁丁跳,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蒲苒萧的确是不想回去了。

他让司机把他送到“榕园”,这是一处隐在闹市区的“伊甸园”。园区里坐落着十数个小别墅,它们价格昂贵,一墅难求。因为这不仅仅是个房子,还包括背后的服务。在这里,你可以体会到帝王般的享受,只要是市面上有的服务,这里都能提供。而最绝的,就是这里豢养着一批美貌的男女,他们像商品一样可供住户挑选,不光能为客户提供情绪价值,还能在肉体上全方位满足每位住户的需要。

这里的老板,就是郑可可的爸爸——郑南。

蒲苒萧两年前才接受了郑南的邀约,同意在这里置办一套荣养别墅。郑南高兴的不行,要知道他可是给蒲苒萧发了好多次邀请函呢。

是的,榕园不缺主顾,每一位入住的业主都是实力与权利的霸主。没有一定地位的,给再多钱也住不进来。

此时,蒲苒萧却没叫任何服务,一个人在昏暗的房间里摇晃着伏特加。

他还记得两年前为什么答应了郑南买榕园里最昂贵的别墅——悦榕。

那时候瑞瑞已经高一,却还总缠着他一起睡。每次睡着,这小子就不老实,像个八爪鱼似的裹着他,手还总乱摸,搞得蒲苒萧每次都备受折磨。

有一次不知道这小子做了什么梦,黏黏糊糊的亲他喉结,还哼哼唧唧的蹭他。蒲苒萧清楚感受到了小男孩下面的变化,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钻到被子里给弟弟口了出来。

那一刻他惶惑又羞恼,憎恶自己到了极点,他甚至想弄死自己。

蒲苒萧一直知道自己不喜欢女孩子,但是对自己弟弟的感情,他却始终不愿意承认。那不应该是手足之情吗?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男女之情呢?

是什么时候?什么他看着弟弟,不光想抱他,亲他,还想……

蒲苒萧接受不了自己的感情,他连夜逃了出来。他给郑南打电话,让他给他找个人。然而当对方问他想要什么样儿的时,他悲哀的发现,自己想要的还是弟弟。

“……年轻一点的,皮肤白,大眼睛,爱笑,爱撒娇,有点粘人,比我矮一个头,腿长,没什么肉,挺挑食的……”

对面问还有吗?

蒲苒萧抹了把脸,说:“让他……叫我哥哥。”

两年了,他的喜好还是没有变。当管家第三次来问是否需要服务的时候,蒲苒萧声音沙哑的说,“让上一次那个男孩儿过来吧。”

这是两年来换的第几个他忘了,男孩儿的脸他也不记得,只隐约能想起来,这个男孩的跪爬在那儿的侧脸,很像弟弟。

那个让他忘不掉,又得不到的人。

“……过来吧。”

房间幽暗,只有远处的吧台上亮着一盏射灯,将男人的轮廓勾勒出阴郁的线条。

隋玉光脚走过来,乖乖在男人胯下跪好。

“抬起头。”

隋玉睁着自己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这个男人。他很帅,很年轻,但他很悲伤。

“脱光。”

隋玉照做,这是他最擅长的事。

隋玉很白,瓷白瓷白的,这是他引以为傲的资本。

“你真白……”男人轻声说。

“您……喜欢吗?”隋玉猫一样往前挪,小心的将脸贴在了男人的腿上。

“转过去。”男人推开了他。

隋玉愣了一下,随即听话的转过了身,微微撅起屁股,好让男人看到自己粉嫩的小屁眼儿。然而男人却没往那儿看,他只盯着他的脚踝看。

男人皱了下眉,俯身摸了摸隋玉的筋腱。因为没有防备,隋玉轻轻颤了一下。

“别怕。”男人说,“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瑞瑞。”

隋玉不明所以,他转头想要看看男人,却被对方粗暴打断,“别转过来。”

他吓得不敢动,僵硬着被男人抓住了脚腕。

他能感觉到男人拿着他的脚磨蹭自己的阴茎,那根东西又大又粗,他上次就被他搞的死去活来,但他却不排斥,还有点……上瘾。

“要……要做吗?”这个姿势有点难受,隋玉的骚屁股又痒,他斗胆出声提醒,却被男人扇了屁股。

“不要说话!”男人的语气有点凶,带着点恼羞成怒。

“唔……”隋玉咬紧嘴唇,不敢让声音传出来。男人的巴掌打得越来越狠,他实在受不了。

“算了……你走吧。”男人倏然停了手,声音里带着一丝挫败。

隋玉知道这个男人地位斐然,又年轻俊美,他很想抓住他。园区里有很多人因为得了业主的欢心,被养在别墅里好吃好喝。不像他们这些随传随到的,只能挤在宿舍里,若是一直没人点,还会被撵出去。

“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隋玉趴伏在男人脚边,讨好的去舔他穿着袜子的脚。

“不是你的原因……”男人却有种自嘲的惆怅,“是我的问题。”

隋玉被带了下去,临走之前,男人将浴袍披在了他的身上。

蒲苒萧点燃一根烟,脑海里全是弟弟的样子,笑着的,撒娇的,耍赖的,搞怪的……那么生动可爱。

他笑了下,拿起平板开始挑人。

不是隋玉不够好,而是不够新鲜。

蒲苒萧内心的渴望,只能通过新鲜的事物来转移。

平板里没什么他喜欢的新面孔,蒲苒萧烦躁的将平板扔了出去。

“砰!”

暴躁的行为,触发了房子里的感应装置,圆滑的管家笑着询问“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

蒲苒萧没回答,对方却隐约猜到了症结。

“啊对了,咱们这边今天新来了一个男孩,跟您的爱好非常类似,还没有时间上传到终端,您……”

“叫他过来吧。”这一刻,蒲苒萧只想单纯的发泄。

很快,还没有重新起名字的男孩儿被送了过来。

他瘦弱,单薄,又惶恐。

“你多大?”蒲苒萧觉得他有点像瑞瑞小时候,特别特别小的时候。

“他们让我说十九,其实我上个月刚满十八。”

上个月……

蒲苒萧想,瑞瑞是去年8月8号满的十八岁。那天自己喝了很多,抱着弟弟跟他说恭喜。被小家伙蹭着脖子说谢谢,差点就把持不住。还好那小子也醉了,靠在自己怀里睡得猫一样。后来,他看着弟弟的睡颜撸,险些射在男孩儿脸上……

之后他落荒而逃,一个月没敢见弟弟,买了机票就把他送出了国。登机那天小家伙给他打电话,期期艾艾的叫“哥”,他愣是没敢答应。

谁知说好出去玩一个月就回来,小东西临时变卦,说交了朋友,非要多玩一个礼拜。气的他立刻飞了过去,质问他“新朋友呢”?

“听说你要来,连夜飞走了。”小男孩睁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他,红润润的小嘴儿一下一下啄饮着橙汁。

“我一来就要走?那能是什么正经人!以后不许再自己出来了,交了什么朋友都要跟我汇报。”蒲苒萧大着嗓门喊,完全忘了是自己把人送出国的。

“哦。”浦蕤乖乖答应,又说,“哥,在学校交了新朋友也要向你汇报吗?”

“那当然,在哪都一样。”

“哦。”

“怎么了?不满意?”

“没啊,”小东西挎上他哥的胳膊,“就是想着以后每天给你打视频的时候还要多汇报一样。”

“小鬼头,”蒲苒萧捏捏他脸蛋,“别糊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