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152章,仙尊危矣,咕鸠,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时间已经不够了,仙帝没来得及说什么,释然的笑容随着?骤然增多的光点一同消散。危朝安茫然地伸手,零落的光点从指缝间溜走。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白雪覆盖竹林,更添几分凄冷萧瑟。在距离木屋十几米的位置,司砚南已经站了许久。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木屋外堆积的劈好的木头,看那痕迹,是新?劈的。微敞的窗口有袅袅雾气飘出,此刻似乎有人就?在那窗后?煮饭。门前落雪被清理出一条足以?通行的小路,周围是零散的脚印,出自同一个人。这里处处都?透露着?生活的气息。木屋里有人,是谁?是有人侵占了危朝安的木屋?还是……里面的人,就?是危朝安?明明验证了不知?多少次,可?这一次,司砚南却不敢上前确认了。他怕,怕看到的不是危朝安。“咳……咳咳……”木屋内传出阵阵低咳,听上去像是喝水呛到了。司砚南薄唇紧抿,连呼吸都?不敢大声,整个人都?紧绷到发颤。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月白的衣摆飞扬,司砚南终是没忍住,闪身进了木屋,带入了深冬的冷意。死寂的心在看到灶台前那抹身影时,再?一次疯狂跳动。素白的衣衫上随意画着?肆意生长的墨竹,更衬得那颀长的身形鹤骨松姿,一头墨发草草用竹子削成的簪子束了一半,慵懒惬意。锅内热气升腾,那人修长的手捏着?竹筷子,挑了两碗素面,放在了边上。“来了?这次煮了你的那份,青菜没有,太?冷了,种不出来。”危朝安仿佛就?像是寻常问候那般,笑着?转过身,缓缓走近,抬手擦去司砚南不知?不觉落下的眼泪,调侃道:“怎么?嫌我?的面难吃,也不用哭吧?”“危……危朝安?”司砚南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怔愣着?不敢去碰危朝安。他怕这又是他午夜梦回的幻觉,一碰,就?碎了。“是我?。”危朝安眼底藏着?心疼,依旧笑着?。“危朝安?”司砚南不确定地又叫了一声。“我?在。”危朝安很不客气地捏着?司砚南的下巴,狠狠咬了一口司砚南的唇瓣。尖锐的刺痛让司砚南猛地一激灵,激动之下连呼吸都?是颤的。

“相信是真的了吗?”危朝安指腹抹过司砚南泛红的唇。司砚南喉结滚动,咽下无尽的酸涩,一句话没说,用力抱紧了危朝安,整张脸都?埋进危朝安的侧颈,贪婪地呼吸着?属于危朝安的味道。热的,活的,是真的。“活着?,为什么不告诉我??”司砚南闷声控诉。知?不知?道,他快要?找疯了。“因为知?道你一定能找到我?。”危朝安安抚地拍着?司砚南的后?背,并未解释太?多。实际上,却是因为他在接受了仙帝的仙力之后?,着?实昏沉了许久,直到近几日,才能正常活动了。司砚南抱得更用力了,没再?多问,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现在,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危朝安状似无意地圈住司砚南的腰。“什么问题?”司砚南还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中,闻言一愣。危朝安凑近司砚南的耳边:“我?们?是什么关系?”温热的气息钻进耳朵里,惹得司砚南心中发痒,想到了什么,顺应着?问道:“危朝安,我?们?是什么关系?”见对方如此上道,危朝安嘴角弧度愈发上扬,反手就?要?勾掉司砚南的腰带,可?他刚一动手,却发现那腰带松得离谱,轻轻一碰,就?掉了。垂眸一看,发现那竟是司砚南自己解开?的,而且,对方现在正在解他的。“说啊,是什么关系?”司砚南手上动作不停,催促道。危朝安喉咙里溢出笑意,倏然用力一拽,直接将司砚南扛在了肩上,边走向床榻,边轻快地回应道:“自然是,神?仙眷侣,共度一生的关系。”“砰——!”两道身影交叠落在床榻上,灶台里柴火烧得正旺,噼里啪啦燎起炙热的火花。老旧的床板总是经不起孔武有力的折腾,吱吱呀呀叫个不停。火热的温度灼化了屋外的霜雪,流的一地清水,像是映出了无限春光。压抑多年的情愫终于寻到了出口,肆意冲击挥霍着?。“可?……可?以?了,你身体不好……别太?累……”司砚南眼尾泛红,羞愤地揪着?已经皱吧碎裂的被褥,咬牙回头。危朝安眉头微挑,撩起被某人抓乱的头发,轻轻按了按司砚南的腰,附身低语道:“放心,我?现在,身体好得很。”“……”“司砚南,以?后?,我?们?就?在这里寻一处地方,种满雪莹花吧?”“呃……”“好不好?”“嘶……好……你专心点……”“好。”(正文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浓情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翠竹黄花

茶叶梗(棉花喵)

佳人五嫁

韶芊

虚拟游戏舱

清风入怀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