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二十九章:G陈萍/许澹吃醋(),NP女将军和她的夫郎们,山雀,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相铃跟陈萍厮混于厢房,到底还是干进了他的屄穴。

“唔哈”

陈萍本人沉默寡言,这种特征也带到了床上,相铃鸡巴捅进陈萍屄穴里,肠肉的高温一下子将鸡巴焐热,而陈萍也是惊喘一声,之后便牙关紧咬不在出声。相铃法地撸动着,不曾注意脚步声,叶祈看得仔细,女人的鸡巴已经肿胀,他瞧着鸡巴深粗颜色红紫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房中之术非常态好。

他不介意就在这里跟女人来一次露水情,于是他走过去,趁着女人意识不清,直接解开自己的外袍,露出里面光裸的身子。

他掰开臀部对准鸡巴就是往下做,粗硬的鸡巴缓慢进入肠道,肠道的高温令相铃重重喘了口粗气,她费力地想要睁开眼,却被男人手捂住,“唔不要”

随后男人手上多了一块遮挡眼睛的布条,他将布条绑在女人眼眸处,呼吸喷洒在女人耳际,“就这样操我”

叶祈说完就自顾自地上下操干起来,他放浪形骸,不在乎此刻幕天席地,他身为一个弱小男人,却浑身赤裸跟个见不得光的娼妓一般坐在女人身上吃着女人粗大的鸡巴。

紧窄的小屄艰难吞吃着相铃异常硕大的性器,纵使他身经百战,但也第一次吃到这么粗壮的肉屌,他深深喘了口气,语调艰难,“唔哼,好大,小屄快被撑破了”

相铃此刻也不好受,原本尚存一丝理智,因为这个意外而崩溃,男人高温紧致的肠道非但没有舒缓体内欲望反而加深了春药在体内的药性。

男人吞吃的速度缓慢,相铃野兽一般喉头发出一声暴喝,她有力粗壮的大手死死扣住男人柔韧腰肢,歘一下,将男人一按到底,巨大的将鸡巴直接一句让捅破男人体内浅显的宫口。

“啊啊啊啊”

叶祈仰天淫叫,他万万没有料到,深中淫药的女人竟然还如此强悍,过大的力道让他不由得内心发慌,罕见地害怕想要逃离。

相铃怎么可能让猎物逃走,她猛地将男人死死钉在鸡巴上面,硕大的蘑菇头也紧紧抵在男人的被彻底打开的宫口,男人小腹泛酸、发麻,他的宫口比一般男人都要浅的多,每次找人女人做爱,鸡巴稍微长点的女人都能轻而易举干到他的子宫口。

这次只是在路边随意捡到的女人不仅鸡巴粗大,更加轻而易举捅破他的宫口,甚至夸张到龟头已经进入一小半,这让他直接到达干性高潮,淫浪的屄穴直接收缩潮湿地淫水就这么直接兜头浇到女人龟头上。

“啊啊啊啊啊子宫要被干破了哈啊啊啊啊,嗯哈不要了,呜呜,不要了”

相铃被小穴箍的头皮发麻,已经被欲望侵占理智的女人此刻哪会听他的,相铃满脑子都是要肏死身上浪荡的婊子,布满青筋的大手死死捏着男人的细腰,力道之大,连女人自己的手指关节都隐隐发白,她腰部发力,手臂隆起夸张的肌肉,上下配合带动身上刚高潮过瘫软的男人,一下下猛砸男人更遑论本就是身娇体软的叶祈,他现在爽痛齐天,漂亮的眉头紧蹙,艳红地双唇机械性地张开,喉咙间不断吐出沉重喘息。

“唔哈嗬嗬”

相铃察觉到了猎物的痛苦,女人意识模糊但到底还是停了下来等叶祈缓过来,叶祈昂着头半晌才恢复神智,将体内那濒临死亡的快感纾解掉。

叶祈心中有气,自他登上王位许久,何时吃过这么大的苦头,他抄起手对着相铃的脸就是一巴掌,相铃头被打偏,叶祈心中暗自得意,他沙哑开口,因为刚才过激地快感而声线细微颤抖,“放肆,谁允许你按住本王,你唔哈,呜呜呜,嗯哈哈啊不要了,啊,太,太爽哈啊”

相铃彻底被惹怒,她何时被删过耳光,这一刻她再也不会心软体贴男人,果然书中圣贤说的没错,唯男子小人难养也。

相铃模糊地想着,身下肏干的动作却异常猛烈,叶祈被女人突然发难的猝不及防,他万万没有想到女人就这么直挺挺肏干下去,他敏感的宫口,瞬间淫水决堤,他无力地双手攀住女人绷起青筋的脖颈将自己彻彻底底挂在女人身上,赤裸白皙的双腿跪在女人双头两侧,因为地上的污秽沾满了小腿,雪白的腿背与漆黑的污泥混做一团,更加给叶祈增添了一抹刚刚幻化人形的淫妖,迫不及待地缠上人间单纯的女郎。

“哈啊太太刺激了唔啊啊啊啊啊嗯哈鸡巴又肏到子宫了,呜呜呜呜,骚子宫被肏破了嗯啊嗯嗯哈哈哈”

叶祈双颊通红发烫,整个人因为相铃疾风暴雨地肏干浑身瘫软,他被动地承受女人发泄在他身上的欲望,粉白的鸡巴射了一泡又一泡的精水,他和相铃的连接处,秽乱不堪,相铃几乎一泡精水都没有射出来,反倒是叶祈他自己的淫水打湿了双方的连接处,相铃浓密地阴毛坚硬地戳次着男人脆弱的屄口和会阴处,这带给男人更深层次地快感,是一种从未在其他女人身上体验到的快感。

久久躁动的内心,因为相铃没有射精更加烦躁动荡,他一边努力收缩着骚屄,一边大声淫叫,他不顾是世俗不顾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天底下没有是他叶祈做爱,来的重要。

被女人操逼,是他释放压力的唯一途径,尽管他后宫豢养的女人繁多,但他也钟爱是不是溜出王宫,装作烟花淫妓,跟看的上眼的女人打个野炮,这会让叶祈身心舒爽。

这也就是为什么相铃无意中招,他却不害怕甚至淫心大动,褪去外袍幕天席地就这么跟相铃交媾起来,这种体验令叶祈既刺激也有种微妙救世主的快感。在这个女人唯尊男人只能作为附庸地存在,叶祈这点恶劣的爱好就是被全天下女人墨客所攻讦的一大原因。

但是西昌的女王就只有他一个孩子,哪怕叶祈在放浪形骸西昌朝臣也不得不给叶祈遮掩,让他的荒唐行迹不要太过流传。

相铃身中春药,她瘫坐在地上,身上还跨坐着浑身发软不断浪叫的男人,女人只觉得头脑昏沉,因为双眼被布条蒙住,她看不见身上的男人,失去视觉感官,周遭的一切都被无限放大,比如远处人潮流动熙攘的叫卖声,比如她身上惊世骇俗的男人心跳的异常快,男人全身上下发烫的要紧,在比如,就是她的鸡巴被一个吸裹的十分舒服,壮硕的鸡巴被男人高温异常的肠道包裹住,龟头上面的包皮也被男人紧窄的子宫口褪去,彻彻底底露出龟头的真面目。

相铃持续顶腰,她能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鸡巴面前肏到了凸起,而这个凸起就是身上男人要命的弱点,每肏一次,男人就浑身抽搐,嘴巴大张涎水直流,发出‘嗬嗬’的声音,就像被卡住脖颈的天鹅,但是相应的骚屄里面的淫水也多了起来,这让相铃肏干的顺滑异常,高温紧致的肠肉对相铃的鸡巴极尽讨好。

娇软的肠肉如同上千张小嘴紧密吸吮着她的鸡巴,艳红色的肠肉自上往下包裹,层层绵绵地不断积压舔吮相铃的鸡巴,相铃被绞紧地头皮发麻,她喘着粗气,操的一下比一下重,一次比以一次深。

鸡巴快要射精了,在男人体内的骚穴中涨地更大,“呜啊不要再大了求你,子宫都被肏破了唔啊啊啊啊啊”

男人不住求饶呻吟,但是沉浸在射精快感中的女人哪里管得上他,此刻相铃急需释放自己第一波情潮,女人操的越来越深,顶的也越来越重,叶祈也仰天尖叫,尖叫声中满含被快感击溃地癫狂。

“啊啊啊啊小屄好痛,唔啊啊啊啊太爽了哈啊哈啊,慢点呜啊,慢点肏啊啊啊啊啊啊,哼啊精液好烫,唔啊啊啊啊,混账,嗯啊,射的好满呜呜呜呜,小屄吃不下去啦”

叶祈侬丽的脸庞因为过激的快感而扭曲癫狂,他头颅左右摇摆,本就松散的鬓发直接散落,青丝如瀑,垂落在线条弧度优美的光滑脊背上,女人因为射精,才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