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云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龙傲天的金手指是我前任 第113,龙傲天的金手指是我前任,裁云刀,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登门吃年夜饭,是不能空着手去的。”小?符神很严肃地说。大家?悚然一惊。他们谁都没有准备年礼。大家?面?面?相觑:这样仓促,他们能给仙君准备什?么?年礼呢?“要不然这样吧,我替大家?一起?送,”富泱说,“仙君往后二十年的云靴,我都包下了。”连性格腼腆的戚枫都对他露出无语的表情?:这究竟是送给仙君礼物,还是去向?仙君讨要礼物?谁不知道富泱的硬底云靴生意全靠贴着曲仙君的名气卖向?五域?这么?一个四方盟的朋友,实在是太精了。“曲仙君什?么?都不缺,她才是五域四溟最?富有的人。”祝灵犀说,“我们能送的只有心意。”这个问题就挺严肃的,一不小?心就变成没有心意的人了,大家?坐直了,围在桌边等祝灵犀的主意。“天材异宝对仙君来说,都是外物,唯有情?谊才最?宝贵。”知妄宫里,卫芳衡忙到一个人想?分?成两半。“不用这么?紧张,随便弄点?吃的就行了。”曲砚浓宽慰她,“反正知妄宫的东西,再难吃也没有人会说不好的。”——这也许算不上宽慰,而是一个心酸的事实,毕竟与之相对的是,就算所有客人都交口称赞,也很大可能不是真心的。“这是知妄宫千年来第一次宴会!”卫芳衡瞪大眼睛看曲砚浓,气势很足,“怎么?能怠慢?”这时候曲砚浓往往不敢和卫芳衡争锋,大管家?对知妄宫有超强的责任感,最?好不要自找麻烦。“虽然修士们不过?除岁,但我相信,从今天开始,五域修士会多出这个习惯的!”卫芳衡说,“知妄宫今天的每个细节,都会变成往后五域除岁的惯例。”所以,为了这个惯例,大管家?风风火火地去忙了。门廊后的阴影忽然扭曲起?来,转眼化作?一个高大英挺的身影。“小?芳总是这么?焦虑。”曲砚浓对阴影幻化成的身影说。“卫芳衡崇敬你,想?要把你的事都做到最?好。”卫朝荣语气平易,陈述般说,“她这样的性格,才能将你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落实。”曲砚浓摊了摊手。“申少扬说他们给你准备了年礼。”卫朝荣说。曲砚浓懒洋洋地说,“没有人敢空着手来参加我的宴会,每个人都带了年礼。”但每一件年礼对她来说,都算不上珍奇,最?后的结局多半是由卫芳衡拆开整理,递给她一张清单阅目。“他们应该没有送你天材异宝。”卫朝荣说,“不会是那?些对普通修士有益、但对你来说烂大街的东西。”曲砚浓来了兴趣,年礼都被卫芳衡收在一起?,按理说要晚些才能打开,但整个知妄宫都是她的,她决定现在就摸过?去。那?道英挺身影又重新幻化为角落里的黑影,隐匿而不起?眼,跟随她的裙裾越过?回廊。“看清楚里面?是什?么?菜了吗?”后院的门廊里,依次扒着两道身影,小?声嘀咕,“应该是百年份的海蚌肉,具体多少年的不清楚,每一份都有明珠装饰,仙君真是大手笔。”申少扬很狐疑地吸了吸鼻子,“我闻着怎么?不像是海鲜味呢?”富泱很笃定,“就是海蚌肉,还有一道煎雪白芋,太甜了,盖住了海蚌肉的味道。”申少扬确实闻到一股清甜的味道,忍不住地点?头,“哎哎,那?还有什?么??我忍不住来,你再看看……”曲砚浓唇角微翘,缓步从他们身后走过?,没有一点?声息,即使警醒如这两人,也根本没察觉到一点?动静。她绕进库房,顺着卫芳衡登记的名册,找到了申少扬四人合伙送上的年礼。

一枚构思精巧的符文。灵力很微弱,普通金丹修士都能画出来,符纸也很普通,看上去没什?么?稀奇的地方,这才因此显得更加稀奇——曲砚浓相信这世上不会有人试图用简陋而拙劣的东西来送给她。她伸出手,在符纸上轻轻敲了敲。符纸没有一点?动静。如果用灵力强行破解,这张符纸甚至挺不过?她一个心念,但那?也就意味着符文中隐藏的信息也随之销毁。这类符文一般都设有一个开启词,只要找到开启词就能解开其中的信息。曲砚浓试了那?四个人的名字,但都没有结果。“卫朝荣。”她尝试。符文依然不变。“夏枕玉。”她又试。符文还是没有反应。她又从季颂危试到卫芳衡,从知妄宫试到恭贺新禧,但全都没有结果,这四个小?修士设下的迷局好像真的很没有条理,一点?也不像是想?要让收到礼物的人破解的样子。“你还有一个人没有试过?。”卫朝荣说。曲砚浓看向?他,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什?么?。“那?是唯一一个有资格被你提及、作?为谜底的人。”卫朝荣说。这个哑谜,曲砚浓居然听懂了,可能卫朝荣的哑谜和别人的不一样,天生就是为了让她听懂而设的。她望向?手里的符文,顿了一下,很漫不经心地说,“曲砚浓。”轻微的灵光散开,符文扭曲了一瞬,幻化成一条常见的符文丝带,上面?往往带有祝福语。这只符文丝带也不例外。曲砚浓有些好奇他们究竟会留下什?么?样的祝福语:是祝愿她神通盖世,还是威严万古?这些她都已拥有,已不稀奇。在繁复的吉祥纹中,只绣有一段精美的字样:“但愿人长?久。”无论寒暑、无论春秋、无论何年何月何日,都愿人长?久,共度每一朝。曲砚浓的唇角微微勾起?。“恭贺新禧。”卫朝荣忽然说。“还没到新岁。”曲砚浓有点?好笑。“我知道。”卫朝荣说,“但我不怕早,只怕迟。”他永远要早一点?说。早一点?说,就早一点?拥有。往后的年年岁岁,都要早早拥有。云霄的风带着淡淡的烟火气吹进庭院,小?修士们大惊小?怪的欢笑一时高一时低,撞进风里,而这角落里,新岁未至,有人已除旧岁。曲砚浓微微地笑了起?来。≈lt;div style=”text-align:center;”≈gt;≈lt;script≈gt;read_xia();≈lt;/script≈gt;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浓情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环形锈蚀

Inkstone

美味小鼠片

手打芋头绿

一些脑洞坑

candidates

穿越:娇艳美人日日被纠缠

林月夕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