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之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42章,魔法满级后我成了被攻略对象,星辰之左,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季行也没打算真的把他教成什么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他也办不到。

只是希望尤利安能少搞点事罢了。

至少不要每次都不作掩饰地出现在案发现场,让调查人员都和他混脸熟了吧?

什么日神岛险境的幕后主使,邻省阴间大案的推动者,三猫两狗离奇丧命的罪魁祸首……尤利安身上的黑锅已经快堆成山了。

而万一哪天尤利安的黑锅山倒了,季行也很容易就会被牵连着遭受怀疑。

不过,说不定这就是尤利安的打算?季行在飞机上没有睡觉,现在有些困倦,不太清醒地想到。

只要经常被怀疑,每次被怀疑后都能很快洗清冤屈,那么就能麻痹他人。总有一次,等他自己真正动手时,他人也会因为惯常思想,认定他这次也只是倒霉而不是真凶。

要离开机场时,人设是“刚和季行认识的外国绅士”的尤利安走了过来,装作震惊地指出,他与季行和安琦居然是同路。

尤利安吹了一通“大概只有我们这种高贵人士才能收到邀请”之类的东西,听得季行尴尬不已。但安琦好像很吃这套,不光对这个“尤利安·金”先生毫无提防,反而还充满好感。

出租车上,安琦坐在副驾驶位置,季行和尤利安则坐在后排。季行非常庆幸,安琦没有再问些什么“贵族也坐出租车”之类的问题。

前往目的地的路上,他查看了详细的地图,发现那座古堡坐落在山间,面对悬崖背靠山林,悬崖下是一条碎石嶙峋、湍流疾驰的河流,周围除了一条公路没多少显眼的现代化设施。

“看起来像是什么命案发生的绝佳地点。”尤利安突然说。

他心里的吐槽和尤利安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

“不错,看起来像是个等人都来齐了就会因各种原因被封锁起来,让里面的人出不去,只能等待外界救援,但每天都会死人的地方。”

季行说道。

现在他和尤利安间的氛围有些僵硬,两人的思路一致,却没有多少交谈的兴趣。

“你们在聊什么啊?”但安琦显然注意不到他们之间的奇特氛围,他不甘寂寞,试图插话。

“只是在聊某部电影。”尤利安用温柔的声音回答道。

不得不说,他的演技还算可以,也挺有敬业精神,时刻都注意着维护自己的人设。

可惜的是,他回答完之后,车内很快就陷入了彻底的沉默。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他们终于抵达了蔷薇古堡。季行付的钱,因此最后才下车。几乎是他前脚刚下,司机后脚就开着车逃难般地跑远了,仿佛车后有什么妖魔鬼怪,他走晚了就会被抓住。

“至于吗……”季行心想,结果刚一转身就差点被吓得用出法术。

在他面前的是一扇古旧的黑色铁艺大门,上面缠绕满蔷薇的枯藤。再向内望去,深红色的蔷薇也爬满了古旧的城堡墙面,错落成片的黑灰色尖顶直插云霄,最高处挂着一面残破的旌旗。一群乌鸦在尖顶间盘旋,久久不散去,甚至有几只机敏的个体,带领着它们的族群向三人冲来。

“啊——”

安琦的尖叫声虽迟但到,季行和尤利安忍不住后退三步,捂住了耳朵,面上显现出烦躁之色。

那群乌鸦显然也被安琦吓到了,呼啦啦散开,飞回了黑压压的森林中。

“看来带着他还别有用处?说不定里面的东西也能被他吓走呢。”尤利安跟着他身旁,带着讥讽的声音响起。

季行没有回话,倒不是因为他们两人仍在尴尬中,而是因为他看见了熟人——

“季行先生,您好。”

看藤蔓的断裂痕迹,不难看出这扇门早已被打开过了。洛清芷压着她的师弟陆思明走了过来,非常礼貌、很不活泼地问候道。

季行看着陆思明见到他后瞬间亮起的眼睛,确定了如果不是有洛清芷在场控制着他,他肯定现在就会冲过来。

感谢清渺峰大师姐,他在心里想着会让迷弟伤心的话。毕竟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与崇拜者接触。

“您们三位也是为了解除诅咒?”洛清芷询问道。她虽说是“三位”,目光却集中于季行身上。

当然,尤利安也得到了她的审视,毕竟虽装成了人类,但他的卖相依旧良好。至于安琦,则只被她扫视了一眼。

“陪这两位来的。”季行解释说。既然尤利安想装成普通人,那他就顺应尤利安的心意,帮他彻底坐实。

“这位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季行为她介绍尤利安说。

轮到安琦时,他沉默了。

也许这就是命运,只要是涉及安琦的,他千防万防也防不过。安琦直接问了出来:

“你好,我和季行是新婚夫妻~请问您是谁啊,和老公又是什么关系啊?”

他对着洛清芷,用娇兮兮的声音问道,吓得清渺峰大师姐浑身一激灵,手也按上了剑柄。

而季行头一次听见了洛清芷的内心。嗯,脾气确实很暴:

“问问问,查户口本的吗?!”

还是尤利安出面化解了尴尬,将话题从季行的八卦引回正题,让大家再次讨论起为何会来到蔷薇古堡,又有什么信息。

季行放心地参与了讨论,除了注意和洛清芷保持距离、避免她被安琦针对以外,是半点都不担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