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之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19章,魔法满级后我成了被攻略对象,星辰之左,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到了现在,他甚至能和它开个玩笑。

后来,季行逐渐了解到,“星间”是人们对于“世界外”的称呼,这里的世界指的并非是星球之类的地方,而是位面。

在无尽星间,能量更加复杂,出没的存在也更加难以想象。

据此,季行推测,也许这本书本身也是星间凶险的体现,是一种提醒而非威胁。不过没有更确切的证据,他暂时还不打算碰它。

而《神之所在》则从始至终就乖乖地待在“外域”区书架上,不过以前这片区域没有对他开放,直到最近,他才能进来。

他在书上的写画不会造成任何影响,这里只是梦境,无法留下任何痕迹。

这两本都是图书馆里的土著居民,至于《地狱》……

他进图书馆之前就有点想打听尤利安,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了,真的会有这么巧吗?

他是不太想碰这本书。

恰好,钟声在此刻传来,这也意味着他该去上课了。

他至今还能想起来自己第一次梦见教课时的惨状。

当时,梦一开始他就站在讲台上了,底下是黑压压一片魔法学校的学生,而自己脑袋里空空如也,什么也不知道。

好在,作为一个位天天上课的学生,他深谙摸鱼与水课之道,临时将那节课改成了实践讨论课,让学生们自己练习咒语,小组讨论交流。

这种情况下,他只需要走到表现良好的学生旁边,夸他们一句“你做得很好”就可以了。

水是水了亿点,但至少让他不再那么尴尬了。

最为幸运的是,名为指导实为观察了几个学生施法以后,他的脑海里居然出现了对应的知识。

简单来说,他也学会,或者说回想起来了。

这回,他再次来到教室门前,推开门,很好,里面果然坐满了学生。

他所梦见的这所异界魔法学校不愧为顶尖学府,大部分学生们都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每次他来上课,学生都必然比他到得更早。无论再看多少次,都让他倍感压力。

“今天该讲什么了?”他询问道。

“攻击型法术—仿龙语魔法·湮灭之息。”他听见有学生回答说。

“不要闹。”季行感到头疼,“这是禁咒,教不了。”

虽然这只不过是梦境,按理说在梦里做什么都可以,但他在梦境中的身份是一个备受提防的异界魔法师。

有那么几次,他准备在梦里自由一把,结果刚用完禁咒就被人盯上了,甚至什么都没干就被盯上了,立刻无缝转场被全大陆追杀的邪恶黑魔法师,还经常和神明派遣的神使对打。

那种命悬一线的感觉他真是不想再体验了。

当然,这种感觉再糟糕,也比他现在在现实中过的每天提防剧情的生活好一万倍。

他宁可在梦境里被神使追杀几个月,也不愿意出门面对安琦半分钟。

不过,也是托了被追杀的福,他飞速学会了各类法术,从此再梦见给学生讲课就不用发愁了。

“今天改成实践课吧,练习上节课学习的咒语,自由讨论,自由交流。有什么问题就来问我。”他宣布。

不发愁是不发愁,能摸鱼当然更好。

反正梦境里的学生又不会挂科,挂科也和他没有关系。

“老师?”有学生走了过来,问他,“我能向你请教几个问题吗?”

“可以……”他抬起了头,看见了熟悉的脸,熟悉的黑发金眼,以及熟悉的不怀好意的笑容,到嘴边的话就变了,“不行。”

“为什么不行?”尤利安疑惑,他扯了扯自己身上与其他学生一致的制式学生黑袍,“我不也是你的学生吗?”

“……”季行感觉尤利安真是专治低血压,他都要被气笑了,“你入侵我的梦境?”

“怎么会?”尤利安回答,“分明是你邀请我的。”

“何况你已经见过我的了,我还没见过你的,这不公平。”他叹气。

季行不想去深究尤利安口中的“邀请”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恶魔嘴里的话和恶魔的契约一样不能相信。

是他先入侵的尤利安的梦境,这倒是事实……虽然他觉得自己完全是无意的,但做过就是做过。

“算了。”他是拿尤利安没什么办法,“先出去再说吧。”

以单独指导的名义将尤利安带离了教室,他们向外面走去。

在梦里就要无所畏惧

“我真的好羡慕他啊。”

“是啊是啊,能得到教授的单独指导……”

“我也想和教授出去玩……”

季行刚一转过身,就听见了背后传来了学生们的交谈声。

他转头,目光从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但作为教授,他似乎毫无威慑力,没有人停下来,声音反而更大了。

季行没有再理他们,顺手关上了门,随后,教室内的景象变得模糊而黯淡,最终像被抹平的沙画一般,变成了无意义的空白。

“不要随意改动我的梦境。”季行对着走在他前面、在走廊四处好奇地打量着的尤利安警告道,“他们不是任你操纵的人偶。”

刚才的动静无疑是尤利安干的好事。这些梦境里的学生一向都很踏实正常,对他的态度也很平常,普普通通,不会故意挑事,也不会表现得像这样痴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