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归老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时尚商贸的新闻登报了,花町男娼篇:顾时夜-夜夜难耐,小归老师,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千岁市浅野川,薄雪覆盖的山谷,清冷萧瑟,朝阳在白色的云层里若隐若现。唯有一条进出的公路旁,有清冽的河流流过,河岸上是大大小小的温泉酒店,还有民宿客栈。或许不是假期的原因,这里并没有很多游人。

长平组千岁分部的黑帮大哥开着车,一路驶向浅野川的尽头,最后停在了一座不大的白墙院子外,里面是一座奶白色的二层小楼。

你和刘嫂下了车,看到院墙大门上写着:浅野县县立国民疗养院。

因为黑帮大哥提前和院方联系过,你和刘嫂顺利地进入疗养院内。你观察了一下疗养院的规模和状况,还好,看起来干干净净十分正规。

这时疗养院院长看到你们到达,亲自出来迎接。她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女士,带着一幅眼镜,头上是整洁的护士帽,看起来大约五六十岁。

“您好,我是这里的院长,我姓王。”院长自我介绍道。

“您好,王院长。”你恭敬有礼地问好。

“听说您是来看望顾太太的?”王院长问道。

你点点头:“嗯。”

“请随我来吧。”王院长带着你进入了疗养院内。

疗养院内如院外一样,十分干净整洁,走廊里有淡淡清洁剂的香氛,前台还摆着漂亮的粉色玫瑰,显然是护工们精心布置的。

走过回廊,来到后院,王院长指了指不远处一位穿着护工服扶着一位老太太散步的女士:“那位就是顾太太,她是我们这里的护工。”

“护工?”你诧异不已,说道,“我以为顾太太是这里的病人。”

王院长笑笑摇头:“十年前顾太太被送到这里时,情绪和身体都不是很好,或许是浅野川这里环境的原因,她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后,身体渐渐好转,后来她就考取了护工资格,一直在这里工作。”

你愣住,远远看着顾时夜母亲和顾时夜十分相似的眉眼,忽然意识到,傲雪的寒梅,在越是寒冷的地方越能坚强生存。

你走到顾时夜的母亲面前,微笑着向她微微鞠躬:“顾太太,您好,我是顾时夜的朋友,特来看望您。”

顾时夜的母亲抬头看你,和蔼地淡淡地笑笑:“您好。”

今天,上广京的大街小巷都因为一个新闻炸了锅。所有人都对时尚商贸沈董事长和上广京高官的“风流韵事”震惊不已。新闻上的照片即便打了重重的马赛克,看上去也极具感官冲击力,而未打码的照片则在黑市迅速流传。

紧接着就有沈董事长聚众滛乱的消息被爆出,而聚会中有儿童参与的事实也被挖了出来。一时间,一石激起千层浪,多名受害儿童的家长同一时间找到媒体,控诉沈董事长以权势欺压金钱私了等等手段阻止他们报警……

随后经济新闻也报了出来,时尚商贸行贿政府高级官员,联合商贸圈大型企业操控股价,违规经营等事件全都暴露在公众面前。

有消息称,经济警察和未成年人管理局已经开始调查。

显然,一把利剑已经高高悬在了沈女士和时尚商贸的头顶。

“看新闻了吗?”

兰屋老板来到顾时夜的房间,坐在顾时夜的对面和他讨论今天这个最爆炸的消息。

顾时夜点了点头:“嗯,看了。”

“呵,真是大快人心,”老板兴奋道,“这下看来,时尚商贸不仅要垮,沈女士估计也要进去了,你大仇得报。”

顾时夜一脸淡然,表面上看起来并不像老板那般开心。

“时夜你说,到底是谁为你报了仇?”老板问。

“时尚商贸和沈女士做的那些恶事,想报复她的人太多,怎么叫为我?”顾时夜苦笑。

兰屋老板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摆摆手说:“话虽如此,但我怎么感觉这事儿跟大小姐有关系呢?”

顾时夜蹙眉看向老板:“为什么你这么想?”

老板凑到顾时夜身旁:“你不信?我可是有证据的。”

顾时夜给老板倒了一杯热茶:“什么证据?”

老板一脸深奥地向前倾着身子,低声说:“我可不是瞎猜。有个事儿我没告诉你,大半年前,组里突然派人来打听,问大小姐指名的佳人是谁,我跟组里说是你,他们知道后立即就把你的个人信息和客户名单要走了。”

顾时夜倒茶的手悬停在半空,眸光沉了下来。

老板看着顾时夜凝眉的表情,笑笑接着神秘兮兮地说:“还有件事我也是刚刚从上广京女高的客人那里打听到,大小姐已经休学半年多了,似乎是在春季学期刚开学没多久就不读了。”

顾时夜抬头:“休学?”

“而且没人知道她具体休学的原因。”老板靠回沙发背接着说道,“我还有个事儿很好奇——你不是还给我看了她给你的顾氏集团旧档案,那份档案一看就不是非专业人士搜集的,怎么看都像是组里那帮密探的手笔。”

顾时夜:“什么意思?”

老板说:“你要知道,组里密探是不能接私活的,谁要是敢,就等着九尾大人拿这人的头当酒杯吧。所以大小姐想要得到你家的这份密报,绝对不可能只靠钱买的。”

顾时夜:“……”

老板:“还有最后一件事你可能没发现,包括我们兰屋在内,许多组里的产业账户全部转移到了大小姐家的银行。就不说别的,你自己的工资账号前一阵不也变成大小姐家银行的了吗。如果不是有合作关系,为什么九尾大人会突然更换银行,要知道咱们整个长平组的资金流水可不是个小数目,而原来合作的那家银行也没有什么问题。”

顾时夜看向老板,仔细思考了他说的几件事。

老板笑着说道:“时夜,你好好想想,这几件事之间是不是有非常微妙的联系,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在你出了那件事被大小姐发现后,她冲到我办公室时的表情,我感觉她那个时候就已经决定要将时尚商贸和沈女士置于死地了。你品,你细品,我跟你说大小姐绝对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不信,咱们打赌!”

顾时夜没有说话,他站起身,走到自己的保险箱前,拿出了一个盒子,转身将它放在老板面前。

“这是什么?”老板好奇地问。

顾时夜打开盒子,一把精致的黑色手枪安安静静地躺在盒子里,旁边还放着一张写着顾时夜名字的持枪证。

“这是她送我的第一份礼物。”顾时夜说。

老板的下巴此时已经快要掉到了地上:“她竟然送了你一把手枪?!我的天呐!”

接着老板拿起那张持枪证对着窗外的阳光左看看右看看:“妈呀,黑市倒卖的真的持枪证!一般人可搞不来这东西!”

顾时夜:“我早就知道她不是普通的女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