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冷脸做羹汤(加更),嫂子爱我多一点(1v2,高H),五月一,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走出生鲜市场,宫禧拎着菜前往姚舜禹在浦南路高级住宅区的房子,这里离公司近,一般上班时间她都住在这儿,休息时间就回姚家大宅或其他别墅。

向门口处的保安微微颔首,他踏进电梯。

哥哥说得没错,姚舜禹果然变成他的梦魇,最可笑的是,他还是深爱着那个残酷的女人。

姚舜禹的住处在顶楼,电梯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后自动开门,他失神了一会儿,在电梯门要关上时,才急忙踏出脚步。

宫禧将钥匙插进钥匙孔,迟疑了大约半分钟,才下定决心似的转开门。

他在这里撞见过太多次姚舜禹和不同男人欢好的画面,她喜欢看他痛苦,喜欢这么折磨他,而每次他的心总会被她的残忍血淋淋地穿蚀,现在在他胸腔内这颗微弱跳动的心脏,早已经被她伤得千疮百孔了。

他提着一颗心推门而入,闻到空气里一阵浓郁的麝香味。

打开鞋柜,穿上室内拖鞋,他看到鞋柜里有一双陌生男人的鞋,然后一阵嬉笑声传进他耳里。

果然!这样的戏码这两个月常常上演。

一个只穿一条豹纹三角裤几乎全裸的男人大笑着走出客厅,在看到蹲在鞋柜前的宫禧时,吓了一大跳,“你谁啊?怎么进来的?”

看这人一直盯着不言不语,裸男没好气道:“看什么看,哑巴了,问你话呢?”

跟在他身后出来的姚舜禹,很显然是在跟裸男玩着成人游戏,她从背后抱住男人,啃咬着他的颈项,狭长的凤眼懒懒的瞥了宫禧一眼。

宫禧努力的克制不断涌上心头的悲痛,他尽量让自己保持面无表情。

“舜禹,他是谁?”这个风流不羁的美男是目前当红的模特,平时在伸展台上走秀的他早已习惯在陌生人面前坦胸露背,现在有姚舜禹这个金主撑腰,他根本不把宫禧放在眼里。

“他?”姚舜禹嘲弄的撇唇,眼尾余光瞄向定在原地不动的宫禧,“小禧,说吧,你是我的谁?”

他什么都不是,他连做她的情人也不够格!这两个月她腻了他,频繁跟别的男人寻欢作乐,还要带来他们住的房子里!

宫禧垂下眼睫毛,一抹悲伤的情绪再也掩饰不住浮上煞白的脸。

姚舜禹为什么老是喜欢这么残忍的伤害他?让他痛苦真能带给她这么大的快乐吗?

“不说话?”姚舜禹很高兴又看到他受伤的眼神。

“他是谁嘛?”那男的在她身上不断磨蹭,眼神略带得意与胜利的看着他。

姚舜禹抱着裸男跌坐在沙发上,背对着他,尽情的与身下可爱的小豹子调情,“嗯,说他是一个保姆比较贴切吧。”

保姆?!宫禧的心脏又被她狠狠的划了一刀,他真的不晓得自己这颗心还能承受她多少回的千刀万剐?

他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被她折磨得精神崩溃,再不逃离她,总有一天他真的会发疯。

“要我回去吗?”看来今晚姚舜禹并不需要他。

“舜禹,我肚子饿了~”豹子裸男笑嘻嘻的,白嫩的脸蛋蹭在女人的颈窝。

“我这不是正在喂你吗?”姚舜禹并不在意在他面前跟别的男人亲热,事实上,她反而喜欢在宫禧面前跟别的男人做爱,一方面可享受性爱的快感,一方面还可以欣赏他痛苦交织的脸庞,这带给她更大的快慰。

“我是说‘运动’完后肚子会饿,我们该吃点东西,叫你的小保姆去煮吧!”那男人加入折磨他的游戏。

“说得也是。”姚舜禹抬起头,讥诮地撇他一眼,“去煮些东西。”说完,她又低头继续跟男人亲吻。

宫禧默默的走进厨房,关上厨房的门,他倚在门板上用手捂着嘴泣不成声。

爱一个人真的要付出这么多吗?连自己的自尊也要让人踩在脚底下?她说她爱他的,怎么可以这样对他?!从前说过的话都不算数了吗?呜……宫禧闭着眼,任由两行清泪默默流下。

半年前的他是个连米也不会洗、连菜也不会挑的小少爷,但是现在只要有食谱、有材料摆在他面前,任何一道佳肴都能从他手中出炉。

在家里,他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一切家事有阿姨代劳,不必他亲自动手,但是只要他来到姚舜禹这里,他就是个事必躬亲的男仆。

对于做这些家事他毫不在乎,甚至还能在其中感受到一丁点爱人的幸福,因为他能照顾到姚舜禹的起居饮食。

让他痛彻心扉的是姚舜禹残酷的对待,他毫不怀疑姚舜禹活着的乐趣之一是折磨他。

宫禧吸吸发酸的鼻子,把今天在生鲜市场买来的蔬菜肉类放在流理台上,准备料理。

过了半晌,宫禧将一盘香煎鳕鱼端出去,空气里欢爱的气味已经散去,走进紧邻客厅的餐厅,眼睛往后一瞄,原本倒在沙发上玩乐的男女已经不见踪影,他解脱似的叹了一口气,把菜放在桌上。

把她的男伴带开,这算是姚舜禹对他最大的怜悯。

——

求求宝们喜欢的点个收藏送个珠珠呀么么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对峙关系(校园1v1)

苏麻离青

[快穿]给攻略对象生娃  高H

傻白甜

勿念

三五二八

禁庭知春晓(骨科np)

砚秋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