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兄债弟偿,嫂子爱我多一点(1v2,高H),五月一,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兄债弟偿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在新郎休息室响起。

“说!小鹤和那个女人跑到哪里去了?”宫母狠狠的甩了小儿子一巴掌后,跌坐在椅子上,手里还紧紧捏着宫鹤和殷茵甜蜜的合照。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着实不轻,宫禧一个踉跄跌到地毯上,他抬起头仰视着母亲宫葶,抚着热辣辣的左脸,脸色惨白,神情痛苦。

身着白色婚纱的姚舜禹两手环胸,倚着墙,居高临下的站着,浑身上下都是纯净的白色,只有胸口处璀璨的宝石项链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映衬着妆容精致的脸上一片平静淡漠,看不出任何情绪,深沉难忖。

“说!”宫母震耳欲聋的大吼,恨不得再给一巴掌这个没用的小儿子。

“我不知道。”宫禧垂下头,神色恹恹。

宫母气愤的一把揪住他,恨声道:“小鹤跟你最好,他什么话都会告诉你,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

宫禧吃痛的皱着眉,声音微弱而不稳:“妈,我真的不知道,哥哥没有告诉我!”

姚舜禹放下交叉的手,踩着高跟鞋慢悠悠走近他们,拉开宫母,温柔扶起他。

“我真的不知道,哥哥没有告诉我。”他仰头向她解释,语气涩然。

“我知道。”姚舜禹点点头,轻柔的拉着他被捏红的手腕,语气听不出情绪。

“舜禹……”宫葶自椅子上站起来,一手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愧疚道:“是我教子无方!”

“您也别逼小禧,我想他是真的不知道,小鹤就是认为我们会逼小禧,所以不可能跟小禧说他的行踪。”姚舜禹悠悠说道,清越优雅的声音,依旧是不可捉摸的神色。

“那现在怎么办?外面那么多宾客,大家都在等着新郎……”

宫葶全没了主意,面对事业的困境时,她还从未乱了阵脚,倒是今天这个最令人头疼的大儿子真的令她颜面尽失、骑虎难下。

看着旁边的小禧,宫葶灵机一动,“舜禹……不如让小禧跟你结婚!”对!她还有一个儿子。

“妈!”宫禧难以相信他的母亲会说出这种话,她把他当成什么了?他是她亲生的儿子,不是一只捡回来的流浪狗,可以说给人就给人的啊!

“呵,这不是更提醒别人我所遭受到的耻辱吗?”姚舜禹噙笑的眼神,令人头皮发麻。

“哥哥跑了,才被勉强填塞一个弟弟来代替?”她姚舜禹是喜欢吃哑巴亏的人吗,给这么个拿不出手的弟弟就随便打发了,宫氏真是好算计。

“不是!不是这样的……”

该死的,她正想利用这次联姻,以天麒的财力跨行房地产,但是现在全被那任性的大儿子给搞砸了!

“我无所谓,我是个女人,只要出去向众人宣布我大方的放新郎去追寻真爱这样就好了,要笑要说随她们去。”

姚舜禹轻描淡写的说,那模样好像是别人的新郎逃婚似的。

“那我们的合作关系……”宫葶在意的是她的生意。

“当然是要继续合作了。”姚舜禹扬起红唇,嘴角噙着一抹不可捉摸的笑意。

看着她的笑容,宫禧心下一震,他佩服这个女人,在这么难堪的时候她还笑得出来。

“当然、当然!”那就好!宫葶愉悦的点点头,原本快不堪负荷的心脏被她画的大饼给安抚下来。

“小禧,”姚舜禹嘴角含笑,如同春风拂面,附在宫禧耳旁,柔情似水低语。

“代我告诉你哥哥,他犯下的罪将由他惟一珍视的弟弟来赎。”说完,她拍拍宫禧的肩,昂首走出新郎休息室。

哼,宫家给的这一耻辱她要连本带利拿回来,既然哥哥跑了,那就兄债弟偿!

姚舜禹根本不相信他的话!她认为他该知道哥哥的去向!

她轻声的狞笑传进宫禧的耳里,她冰凉的话语比方才母亲使尽全力的那一巴掌更叫他难以承受。

宫禧虚脱的坐在椅子上,惊惧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末日就要来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对峙关系(校园1v1)

苏麻离青

[快穿]给攻略对象生娃  高H

傻白甜

勿念

三五二八

禁庭知春晓(骨科np)

砚秋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