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男人的复仇,嫂子爱我多一点(1v2,高H),五月一,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男人的复仇

宫禧当然知道哥哥的骄傲,哥哥俊美无铸、仙姿玉质,女人爱慕、男人嫉妒,即使哥哥只是静静的坐在角落,依然能吸引众人的目光,他就像是一块美丽的宝石,是众所瞩目的焦点。

从小在这样被人宠爱的环境里成长,他的艳色面容能轻易蛊惑人心,他习惯了高高在上,自然不能容许被人漠视或利用。

“你知道吗?当我初见到姚舜禹的时候,我对她完全没有悸动,她虽然是我见过最不羁、最让男人渴望的女人,但我只想征服她,她给我的感觉是战斗的欲望,我全身热血沸腾,只想玩弄她。”

宫鹤垂下眼睑,遮住眼底的暗色,一边拨开他的手,继续解扣子的动作。

宫禧看着他,记起他曾说他痛恨这个强权至上的世界,强者总是在决定一切,她们可以为爱强要男人、为性强要男人、为事业……

她们拿男人来炫耀、拿男人当宠物、拿男人来征服、拿男人来发泄她们的欲望跟情绪,他不服,他要做女人对男人做的事,他要利用女人来打发时间,他要女人永远是他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玩物。

哥哥的观念令他不由自主的觉得哥哥应该生成女人才对!

就像姚舜禹那样的大女人,天生就属于外面广阔的世界,飞龙舞凤,虎啸风生。

“小禧,我不爱她,自始至终我都没爱过姚舜禹,这场婚姻完全是姚舜禹和妈妈两个人的决定,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嫁给她。”

宫鹤高傲的扬起脸,撇唇露出轻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我知道我说这种话是很不知好歹,会让很多男人羡慕嫉妒恨。”

宫禧不敢看他过分犀利的目光,低下头揪着自己发疼的心窝,心下微酸,哥哥不知道他弃之如鄙,我却甘之如饴。

“别接近她,姚舜禹只会是你一辈子的梦魇。”

宫鹤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眼底划过一抹凉意,他这个乖弟弟啊……

宫禧眸光骤然缩了一下,掩饰的低下头,“我…怎么可能…跟自己的嫂子……”哥哥知道他的心事?!

“我说过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她结婚。”宫鹤脱下外套扔到一边,转头对弟弟一字一顿地说:“她不可能会是你的嫂子。”

“你真的要走?”

宫禧看着他只着衬衣的颀长身形,惶恐不安起来,心下情绪突兀地又有点开心,不,哥哥逃婚他怎么能开心,他必须阻止他。

“小禧,你说,当一个豪门贵女发现她的新郎,在婚礼上跟一个连她的脚指头也比不上的女人私奔,她会怎么样?”

宫鹤眼里的火光烧得炽亮,眼眸里藏着别人看不懂的幽光。

“你别乱来!快!快把外套穿上!”

宫禧不再听他说些傻话,赶紧捡起掉在地上的西装礼服外套,想再套回他身上。

他一把甩开,身姿笔挺,面容俊朗,只一双桃花眼不再波光潋滟,黑沉沉地看着亲弟,看得他心底发慌。

“小禧,别阻止我,难道你真希望我与她结婚吗?”

就算他不希望,但是他也不能这么做,宫禧忍下心底纠结不清的混乱思绪,认真劝他。

“哥,你已经不小了,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有些时候人就是要妥协,现在你一走,等于是砸了我们两个家族的招牌,不只是姚家丢脸,就连我们冠胜也会成为众人茶余饭后讪笑的话题,妈妈会承受不了的!”

宫鹤任性的说:“我管不了那么多!”

他发狠地扯开领结,“我曾经告诉妈妈别答应我跟姚舜禹的婚事,但她漠视我的反抗,用她可笑的权力来逼我进礼堂,我说过了,只有我玩女人,没有女人能玩我,我要她们后悔举行今天这个婚礼!”

“不要这样好不好?别闹了,快把外套穿上,你还要去见宾客呢!”

他害怕此时任性的哥哥,也羡慕他的勇敢,但更担忧他一走了之后的糟糕场面。

突地,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哥,你快穿上,有人要进来了!”宫禧把外套披在他身上,一手拿着领带想给他系上。

宫鹤不理会他,径自走到门旁道:“谁?”

“是我,小鹤,让我进来!”那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宫鹤一下拉开门,“殷茵。”

宫禧吃惊的看着哥哥和另一个女人紧紧拥抱,热情得旁若无人。

许久,他们才放开彼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对峙关系(校园1v1)

苏麻离青

[快穿]给攻略对象生娃  高H

傻白甜

勿念

三五二八

禁庭知春晓(骨科np)

砚秋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