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小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二十八妖僧or佛子?,(修仙np)我只是馋你的身子,谁家小囡,思博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隋玉哼了声,在他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将尾巴盖在脸上睡觉。

洛停云带她回了歇脚的客栈,试了几个法子,都没能把隋玉变回原貌。

隋玉在桌子上不停踱步,看来这妖僧确实有些道行。

她现在的长相方面阔唇,眼如铜铃,生有圆耳,身上则是浅粉和深蓝色交杂的毛发。

隋玉还是在客栈的镜子里看到的,当时就仔细研究了一下,感觉像麒麟,又有些像貔貅,毛发柔软还比较像穷奇……那妖僧还真是颇具想象力,就是颜色搭配有些没品。

除了不会说话,隋玉没觉得变成妖兽有什么不好。饿了有洛停云喂,困了随便找个地就能睡,偶尔洛停云还会帮她梳毛防止打结。隋玉心情好了,会赏他,让他挠挠下巴。

在客栈休息了叁日,也不见洛停云去做任务,隋玉不由着急,叼着毛笔,问他怎么打算的。

“妖僧,佛祖转世?”隋玉写。

洛停云摇头。

隋玉放下心来,她就说嘛,夙伽怎么可能是佛祖转世。虽然原着是这么写的,但现在的剧情显然出现了偏差。夙伽不是人美心善的小和尚,而是个要挖人心肝的大魔头。

原着里的国师也不是夙伽,隋玉记得国师是个坑蒙拐骗的道士,修了点法术就想勘天道,最后与妖妃一起被烧死在了城楼。

为什么夙伽拿了道士的剧本?敖茹苑又在这里充当什么角色?

隋玉用爪子挠了挠头。洛停云把她抱过来:“是不是长虱子了,晚上给你洗个澡吧。”

隋玉一爪子拍掉他在自己脑袋上扒拉的手。窗外传来喧哗,隋玉跳到窗台上,用爪子勾开了窗栓。

朱雀街上乱糟糟一片,一边是秃头的,一边是绾髻的,皆手持木棍兵器,朝对方身上招呼。

咦咦咦,和尚和道士打起来了。隋玉招呼洛停云来看。

洛停云走过来,关上了窗户:“夙伽前日登坛讲法,言语间挑拨佛道矛盾。紧接着皇帝就下令推倒城里的道观,改做寺庙。”

隋玉不解,这妖僧到底想做什么?

夜半,洛停云正给洗完澡的隋玉吹毛,突然脑海中警铃大作。

系统:“警告!警告!佛子即将被诛,任务即将失败!警告!警告!”

洛停云猛然起身,抱起隋玉就走。

隋玉在叁月还有些凉意的夜风里打着哆嗦,半湿的毛发被吹的冰冷,她颤抖着爪子,按在洛停云胸口。

洛停云垂头,看到了流鼻涕的异兽。

“……抱歉,事情实在紧急。要不,你在我怀里待一会。”

隋玉二话不说,钻进了洛停云胸口,在他的胸肌上蹭干净鼻涕,用他的体温捂干半湿的毛发。

好在他们赶去的及时,在洛停云踹开含光殿的大门,冲进去的时候,悲剧还没有发生,就是……

隋玉钻出个脑袋,看看惨兮兮被揍得鼻青脸肿躺在地上,脖子上还架着把利剑的道士,又看看一脸反派笑容邪恶猖狂手持利剑的和尚,头上缓缓浮现个问号。

洛停云也愣了愣,他皱眉看着地上的道士,跟系统确认:“佛子?”

系统:“嗯。”

这一世的佛子是个道士,谁看了不懵逼。

还是个特别普通的道士,容貌普通,衣服普通,他甚至都没有名号,而是道观两百名在册道士中普普通通的一个……

隋玉也皱起眉头,看向夙伽。

夙伽微微一笑:“是你们。”

“不就是你引我们过来的吗?”洛停云祭出仙剑。

夙伽身形如鬼魅般往后,仙剑势如疾风,刺穿了他右胸。一件素白袈裟飘飘遥遥落地,地上金光四起,法阵启动,周围风云变幻,浓稠黑暗笼罩天地,深处有恶鬼咆哮。

洛停云道:“阿玉,护好佛子!”

隋玉嗷了声,从他怀里跳出,立在小道士身前,警惕的看着黑雾里的东西。

素白袈裟沾染月光,穿过垂拱门,到了栖神殿,身形变换,已是一身明黄的东盛皇帝,径直进入殿中。

宫女见皇帝驾到,个个磕头迎接。皇帝挥退众人,进了重重帘幔。

宫女熄了里间灯火,退到殿外,不多时,又见一个皇帝朝这边走来,身后跟着掌灯的太监。

众宫女揉了揉眼睛,无不惊心。

皇帝走上前来,见并无人相迎,一众宫女只呆呆立在门口,不禁怒道:“一个个的不想要脑袋了吗?”

宫女忙跪地求饶,道:“刚刚看见皇上进去了,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

皇帝闻言,心中也是疑惑,急忙进殿。片刻后,宫女们听得一声惨叫,吓得花容失色,纷纷将头埋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浓情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动机不纯(骨科sp)

这就奇了怪了

爱不止息

路不平就躺下

绣昼(大叔萝莉)

乱花迷人

衣冠禽兽

黎明破晓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思博小说网